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修正系統 > 248 虛實

    “去離島?”

    邢念一臉意外。

    濁澤諸事未了,他實在放心不下。

    “沒錯。武仲傷勢頗重,而且,慕玉山莊的人和安州軍督府的人都認得他。他和我一樣,不能再隨意踏入離島。所以,我只能把這件事托付給你了!

    見王妧慎重其事,邢念只得先答應下來。

    但他仍有疑慮。

    “可是,真的要這么做嗎?田夫人差點害死了黎先生,還想拿你去頂罪。她若從縣衙大牢里脫身,必定會想辦法報復你!

    王妧想了想,向邢念解釋道:“田夫人之所以會對我出手,是由于鬼三爺的命令。鬼三爺利用了她,又拋棄了她,她怨恨鬼三爺更甚于怨恨我。她若想重整旗鼓,必然要考慮清楚誰才是她的死敵,否則,她便沒有活路可以走了!

    邢念一知半解,好在,王妧接下來的話讓他放了心。

    “這段時間,我會讓龐翔繼續查探解除瘴毒的辦法。下一次進濁澤的時候,你關于天池盤的那個猜測也許能夠得到證實。我會等你帶著好消息回來!

    至此,邢念什么顧慮也沒有了。

    安排好邢念出行的一切,王妧決定獨自去見趙玄。

    一夜雨后,天氣微涼。

    北樓的警戒遠遠超過王妧的預料。

    她剛一現身,便有人前來阻攔。

    “末將葛束,請王姑娘不要隨意走動!

    王妧看他一身軟甲既精細又整潔,故意冷笑道:“昨夜的刺客當場就死了,尸首也被你們帶走,難道你們什么也查不出來?”

    葛束生了一副敦厚相貌。他因為王妧的反問而沉默,這讓王妧更加顯得咄咄逼人。

    正當王妧以為自己猜對時,葛束開口了。

    “刺客的出身來歷已然查明,只是,禍患未除,王姑娘還須”

    不等他說完,王妧驟然抖出袖中的匕首,直沖葛束心頭刺去。

    這一變故出人意料。

    在場的守衛紛紛拔刀,卻不知道應該將刀指向何人。

    葛束也變了臉色。

    他左手握著匕首的鞘子,右手已下意識地死死掐住王妧的脖頸。

    隨即,他發覺有些不對勁。

    匕首并未出鞘,這足夠表明王妧并無傷人之心,而他卻實實在在做出了冒犯的舉動。

    他倏地收回手,臉上露出懊惱的神色。

    “什么樣的刺客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動手呢?”

    王妧忍住咳嗽的沖動,將目光向四周一掃,眾人都低下頭去。

    經過最初的震驚,葛束只用了極短的時間便恢復鎮定。

    “王姑娘有勇有識,末將佩服!

    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攔不住王妧。

    不是因為她的身份,也不是因為她的身手。

    可他仍有不甘。

    王妧已經越過他,向小院門口走去。

    葛束跟上前。

    他稍落后王妧一步,一邊走,一邊說:“厭鬼降世的傳言惹得滿城風雨,末將見到王姑娘,方知傳言有誤!

    王妧神色未改,只是將腳步放慢一些。

    “哦?我竟然不知道我的臉上寫了字!

    葛束又碰了個軟釘子。

    “傳言是真是假,還請王姑娘明白告訴我!

    王妧不再以玩笑的口氣說話。

    她停下來,側身對著葛束,沉聲靜氣道:“你已經盤問過我的人了?”

    葛束沒有否認。

    他做好了王妧發怒的準備,誰知,王妧的反應再次讓他吃了一驚。

    “你你們是赤猊軍!原來如此!

    葛束看不出王妧臉上的神情是驚是喜、是怒是憂。他只是覺得原本不可捉摸的王妧突然變得坦蕩起來。

    “他們的答案就是我的答案,只是你不愿意相信罷了!蓖鯅轉過身,正對著葛束說道,“你覺得,無論是石璧的親兵,還是鱟蝎部的人馬,他們進了一趟濁澤便折損過半,我憑什么能夠全身而退?倘若傳言為真,厭鬼降世,你們赤猊軍該不該與這樣的我為難呢?”

    葛束被她說得啞口無言。

    他確實想趁著趙玄不在場的時候試探一下王妧的虛實,可沒想到會被王妧看穿、甚至說破。

    他是不愿意相信,更準確地說,他是不敢相信。

    但是,他不能向王妧承認這一點。

    他從前聽舊庵的人說過,老燕國公狡猾難纏,是一個令先皇頭疼的人物。

    起初,他從王妧身上看不到任何與傳言中的老燕國公相像的地方,倒是看到王妧的魯莽狂妄和趙玄近似。

    而今,他的看法已經改變。

    “王姑娘聰明過人,赤猊軍不會與聰明人為難!备鹗f道。

    王妧蹙眉不語。她對這個回答并不滿意。

    來到南面的議事廳,王妧看到坐在桌案前的趙玄耷拉著眼皮、一副疲憊不堪的模樣,她有些觸動。

    不料趙玄只看了她一眼,竟嗤地笑出聲來。

    “一個小小的刺客,就把你嚇得睡不著了?”他開口嘲笑王妧雙眼下的兩片青黑色。

    話音未落,葛束的身影跟隨在王妧之后出現了。

    趙玄正襟危坐,默默將桌上的信紙封了口,隨后遞給葛束,命他將信送到丹荔園。

    葛束接過信,頓了一下,才走出廳堂。

    見此,王妧突然明白趙玄因何改變了性情。

    “五十步笑百步!蓖鯅反譏一句,便不再計較,問,“那刺客是如何突破巡防進入宿所?”

    趙玄笑了笑,說:“不急。我們多日不見,何妨先敘敘舊?”

    王妧暗暗警惕起來,她知道,昨日的暴雨并未真正停息。

    “你可知道皇帝對我的殺心是從哪里來的?”

    聽趙玄提起如此隱秘之事,王妧感到些許忐忑,卻又忍不住想聽他說下去。

    “當年先皇有意立我為太子,沒過多久,便有人在京中散播先皇突發急病、九皇子即將繼位的謠言。我的母親被迫以死明志。而身為九皇子的我逃過一死,先是被幽禁了半年,隨后被送出宮外。我的人生,在我毫無察覺的時候,就被散播謠言的那個人改變了!

    王妧暗自嘆了一口氣,但她沒有接話。

    “那個人處心積慮,不動聲色地推我走上絕路。最可笑的是,我一直以為那個人是皇帝!

    王妧面露疑惑,她甚至以為趙玄在和她說笑。

    趙玄說話的聲音平靜之中又藏著一絲急切。

    他仍看著王妧:“我義父告訴我,正是王姍提議,讓我離開皇宮、到南沼歷練;剡^頭來想一想,皇帝資質魯鈍,且生母寒微,當時就算他有心做太子,也無力籌謀”

    “不可能!蓖鯅終于打斷了他的話,氣息不穩,“那時、那時你不過十一歲,阿姍和我才十歲”

    便是那一年,燕國公將他書房的一個隔間改成了王姍的小書房。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股票中签 单头双头中特 贵州麻将规则 如何用网络赚钱 炒股app付费 刮刮乐拖把布 紫幻河南麻将破解 六肖六特期期准+开奖结果 重庆麻将游戏下载 jdb捕鱼的赢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