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修正系統 > 247 騙子

    “鮑蘭?這名字倒是有趣,誰給你起的?”

    沈平笨拙地打著圓場。

    關于王妧交代的任務,他有些拿不定主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鮑蘭聽到這樣生硬的發問,氣鼓鼓地瞪著他:“我爹!”

    沈平頓時覺得自討沒趣,臉上訕訕。

    不過,他也對鮑蘭放了心。

    一個鄉野女子,心直口快,胸無城府。說不定,她比她的父親更值得信任。

    沈平這樣想著,鮑蘭的大呼小叫在他看來也變得順眼許多。

    “我”

    “你”

    兩個人不約而同地開口,又同時住口。

    “罷了,”沈平搶先說道,“我不該罵你是個瘋女人。我只是遇到一點煩心事,又剛好撞見你了!

    鮑蘭收起憤憤的神情,用手背抹去臉上的淚水。

    “我也不該罵人,還要謝謝你,幫我趕走那條狗!彼蝗恢g變得通情達理起來。

    沈平點點頭。

    他主動說起自己的來歷。

    “我名叫沈平。如你所見,我確實是個外鄉人!

    鮑蘭忘了沈平的冒犯,連帶著也忘了傷心。

    “原來你是個行商!彼桓被腥淮笪虻臉幼,“不過,你這么年輕,還真是什么都不懂。這時節,好貨色早就被人訂走了,哪里還輪得到你?”

    沈平想起兩年前的遭遇,一時啞口無言。

    鮑蘭嘲笑完卻又安慰他:“唉,你也別太失望。今年,我們漁場恐怕連一成的貨都交不出來了,該擔心的是我們大管事和少東家,還有我們這些沒了生計的漁戶!

    “你先前說,漁場沒了,是怎么回事?”沈平正好順著她的話頭問。

    鮑蘭先是嘆了一口氣,又仔細看了看沈平的臉,最后,她像是被他的誠懇打動,決定說出一個秘密。

    “我告訴你一件事,你聽聽就好,可不要傳出去!

    沈平滿口答應。

    鮑蘭于是說:“我們漁場正在鬧人命官司,大家都擔心得不得了,就我不害怕!

    見她淚痕猶存的臉上露出得意的表情,沈平不禁覺得好笑。

    “別笑呀!你是不是不信?我”鮑蘭變得急切起來,“偌大個漁場,怎么可能說沒就沒呢?大管事還在,少莊主也還在。我爹就是個沒眼力的,外面的人隨便說些什么,他聽風是雨,我說什么,他偏偏聽不進去!”

    沈平終于收起輕視之心。

    他沉默了一會,而鮑蘭仍在絮絮叨叨。

    “反正,我是不會聽他的。他敢逼我,我就去求少莊主。聽說少莊主智勇無雙,一出手就把來犯的?艽蚺芰,他一定是個頂天立地的大好人。就和和你一樣,你也是個好人!

    沈平從思索中回過神來。

    他聽到鮑蘭的夸獎,心頭不禁涌起一股愧疚的情緒。

    “你說的是慕玉山莊的少莊主?這漁場的東家是慕玉山莊?”

    鮑蘭點頭承認:“我們大淵漁場是慕玉山莊的產業,如今,慕玉山莊是少莊主當家,少莊主便是我們少東家!

    “原來如此!

    鮑蘭見沈平相信她的話,顯得很歡喜:“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

    “那你能見到慕玉山莊的少莊主嗎?”沈平又問。

    鮑蘭支支吾吾,伸出手把耳前的一綹頭發收到耳后去。

    沈平心中了然。

    “堂堂少莊主,哪里想見就能見到,是我糊涂了!彼言掝^揭過,又解釋說,“還有,我不是什么行商,我只是個跑腿辦事的!

    鮑蘭對此并不感到意外,揶揄道:“原來不是你不懂,是你的少東家什么也不懂!

    沈平只是笑了笑。

    “也許,我的少東家能幫到你呢!

    鮑蘭不由赧然。

    相互道別后,沈平還在想著鮑蘭這個人。

    因她哭花了臉,沈平沒有看清楚她的模樣。不過,他直覺得鮑蘭生得不難看。

    她有些小聰明,卻沒有什么壞心眼,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

    她是個有骨氣的人,這一點最令沈平心折。

    如果鮑蘭肯幫他、幫王妧做事,他面對的難題便能迎刃而解。

    值得擔心的只有一點。

    方才他只是隨便問了幾句,鮑蘭就把她知道的消息全說出來了。

    戒心不強,這又成了一個新的問題。

    鮑蘭最后脫口說出他的“少東家”什么也不懂,對此,沈平并未深究。畢竟鮑蘭對王妧一無所知,“少東家”應該只是她仗著小聰明一時口快的說法。

    沈平一邊胡思亂想,一邊走向東面那成排的木屋。

    很快,他就用王妧的信物找到了那個姓鮑的漁夫。稍一打聽,那人果然有一個十九歲年紀的忤逆女兒。

    那人告訴他,慕玉山莊清查出一批人,將其當作殺人從犯交給了韓都督,慕玉山莊因此得以解困。

    這個消息十分重要。

    沈平很慶幸自己沒有留在漁船上等待,白白浪費了時間。

    他要把消息送到容州去,再找機會幫助鮑蘭擺脫她父親的威脅。

    此時,日已過午,天空依然結著厚重的灰云,任何飛鳥都無望穿破。

    濕冷的海風被擋在慕玉山莊重重疊疊的院墻之外。

    山莊的草木享受著暖春的饋贈,蓬蓬勃勃,格外喜人。

    鬼三爺命人撤走了暖爐,算是正式驅走了他的病氣。

    阿福很高興。

    他找來了一件消遣的玩意,心中覺得公子一定會喜歡。

    “是太寧曲譜!

    鬼三爺只是隔著床帳瞧了兩眼,興致沒有老仆預料中的那么高。

    “又是你偽作了一譜來哄我”

    阿福道:“公子還記得這事呢!

    “你們個個都知道那女伶來歷不明、另有所圖,只有我把她當作知己。阿福,如今的我已不再是當年的我,你也不必拐著彎來哄我了!

    提起往事,鬼三爺語調平穩。

    說完,他伸了一個懶腰,走下床榻?楀\青袍披在他身上如同云霞炫目。

    他倚在西邊窗臺上,眺望遠方。

    “公子”

    鬼三爺沒有回頭,只朝阿福擺了擺手:“這稱呼該改了,不好亂了輩分!

    阿福醒悟過來,微微一笑。

    “是,三爺!

    阿福將曲譜放在一旁的茶幾上,沒有再提。他知道,三爺抵不過好奇心的時候便會去看。

    “如意樓”鬼三爺突然感慨道,“田氏的女兒還真是一個不如一個!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汇金门配资 炒股怎么样 15选5开奖结果今天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股票投资者 上海快三下载手机版下载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短线炒股技巧 自动挂机挖矿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