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 異食齋 > 第675章 事與愿違

第675章 事與愿違

    小研究員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自己一直崇拜的索倫·克萊蒙博士的背影,他站在實驗臺前,蒼白而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的晃動著一瓶橙紅色的藥劑,那藥劑在燈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了點點星光,瘦小的研究員立刻被那光芒璀璨的樣子吸引住了。

    心中默默地感嘆道:“真不愧是他最敬佩的教授,這種難以調配出的藥劑,竟然如此簡單地做了出來,那可是補充精神力和體力的雙向藥劑,這種方向不同,作用不同的藥劑其實是很難融合的,更何況想要達到最高的級別,不僅要求制作者的技藝精良,成功率和運氣也息息相關,這可不是每個人都兼備的!

    索倫·克萊蒙對著無影燈觀察了一下,再次確認了一遍藥劑的成色,冷冷的對身后的人說道:“醒了就過來把這個喝了!

    “嗯?”小研究員的意識還沒完全清醒,朦朦朧朧的嗯了一聲,想要站起來,卻發現渾身無力,兩條腿像面條一樣軟得使不上勁。

    “我這是怎么了?”小研究員滿臉迷惑,而且他剛才是怎么進來的呢?他怎么一點印象都沒有!他雖然平時有些迷糊,可是……這如同跟喝斷了片兒一樣的感覺,是怎么回事?難道說他一進來就暈倒了?

    站在實驗臺前方的身影一頓,索倫·克萊蒙轉過了身來,面色平靜的將手中的藥劑遞給了他。

    “喝下去!

    他這人本來就不愛廢話,更討厭浪費他時間的人,雖然臉上沒有表情,可是“心思敏感”的小研究員,還是get到了他的不耐煩,連忙傾身向前,把那珍貴的藥劑接了過來,一氣呵成地灌進了肚子里。

    直到將這瓶藥劑喝下,他才反應過來自己沒病沒災的,(少年,你肯定是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為什么要喝藥?而且還是這種千金難求的藥劑,真是暴殄天物!小研究員內心突然升起了無限的愧疚,連看著索倫·克萊蒙的眼神都變了。

    然而面色蒼白的教授,根本就理解不了他那暗含指控的眼神是什么意思,除了成本以外,他制作這種藥劑就像吃飯喝水一樣簡單,理解不了對方那種糾結的心態。

    不得不說,這藥劑確實管用,小研究員喝下去沒多長時間,就感覺自己身體充滿了力量,哪怕是要求他家三天三夜的班,他都不會覺得累的那種。

    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激動的碰到了桌角,發出了哐當一聲,可是沒法冷靜下來的小研究員也顧不得許多了,一雙眼睛亮晶晶的盯著索倫·克萊蒙,一邊搓手一邊想著贊美的詞語。

    這種立竿見影的效果,在藥劑上真的是非常難得,也不能怪他會如此興奮,畢竟他來學校已經五六年了,還從來沒有接觸過這樣高級的藥劑,更別提是直接喝下去了,以他的身價,是連半滴都買不起的。

    “索倫教授,我,我……”

    “沒什么事就出去吧!彼鱾悺た巳R蒙并沒有理會那人的激動心情,冷冷淡淡的轉過頭去,可即便如此,也不能打消小研究員的熱情。

    他站在原地思考了一會兒,忽然想起來他來找索倫·克萊蒙原因。

    “!對了,我是來給您送資料的。咦,我的資料呢?”

    索倫·克萊蒙輕輕皺了皺眉,那些文件上沾染了血跡已經不能要了,應該早就被機器人清掃走了,于是敷衍的說道:“那些東西都不合格,你再回去重新整理一份過來,聽懂了就出去吧!

    他的語氣幾乎沒有起伏,可是卻明顯透露出了疏離,小研究員縮了縮脖子,心中雖然納悶兒那些資料哪里不合格,那可都是從文獻上摘抄下來的,莫非教授覺得那些文獻太過淺?這也不是沒可能,畢竟他們教授的水平可是極其高的,雖然稱不上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吧,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比得上的,看來他還是要回去重新整理一下思路,尋找一些更有名的著作。(呵呵,年輕人,你還是太年輕!那明顯就是搪塞之詞,誰當真誰就輸了。)

    小研究員自認為理解了真諦,對著索倫·克萊蒙鞠了個躬就走了出去。

    他沒看見,當他將門關上的時候,他最崇拜的這位教授明顯松了口氣。

    他明明就是討厭跟人打交道,才調到這里來的,可是沒想到這里也不能清凈,或者下次他可以調到圖書館去……

    目光下移,看到一個被鎖住的抽屜,索倫·克萊蒙的臉上瞬間閃過厭煩之色,那里所著一份侮辱他尊嚴的實驗報告,最開始也只是一個他研究的意向,然而沒想到這份報告被血族的長老看到了,他們對他這份關于精神方面的研究,產生了莫名的興趣。

    要知道血族在控制人心這一方面,其實是很有研究的,他們一直認為,只有被獻祭者甘心情愿的獻祭自己的血液,那時的味道才是最鮮美的,就像之前那個血族,對小研究員做的一樣,他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他的思維,強制他對狩獵者臣服。

    不過這些都是表面上的,他會根據被控制者意志的強弱,而呈現出不同程度的效果,也就是說意志力越堅強的人越不容易受到蠱惑,或者說實力越強大的人,越不會受這種魅惑的影響。

    然而它所研究的課題方向,就是專門針對,實力強悍者精神力的控制,這可以算得上一種神經系統的毒藥,他會慢慢侵蝕強者的神智,而且無色無味,會讓人在不知不覺中受到控制,越是精神力強悍的人,受到的侵蝕就越是嚴重。

    他之所以會研究這個課題,就是因為他是血族的成員,但卻不是高等級的血族,或者說是不被高等級血族所承認的存在,這樣尷尬的身份,讓他在面對高等血族的時候經常會被對方壓制,那種不由自己的感覺,讓他感到十分厭煩,所以他就想試著破解這種等級壓制所產生的“副作用”,可是沒想到卻被長老們用做牽制強者的武器。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