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月下美食 > 第450章 白月詭計

第450章 白月詭計

    :“我見過鵬大人了,鵬大人沒有反對我經常來看看你,當然了,還有你們!

    小南緊緊挨著**先生,雖然說了也是來看看我們,包括自己,但是小南總感覺自己就是一個贈品。

    江小廚一口氣沒有喘上來,一滴鮮血從嘴巴里刻出來,滿嘴的血腥味,引得江小廚陣陣做嘔,強忍著惡心的味道,但是還是沒有堅持住,剛巧被薛軍軍察覺,當下又耀武揚威起來了:“原來你是個病秧子,合著剛才的嚇唬人的!

    :“小軍,你坐下!

    雖然江小廚受傷了,但是后面來的這個人,并不一般,薛有才連忙呵斥薛軍軍坐下,薛軍軍哪里愿意再聽薛有才的話,當下反懟回去:“你給我閉嘴,死老頭,你以為你是誰啊,你不過是我爹請來保護我的,是我親叔叔又怎么樣,還不是窮鬼一個,靠我爹養活著,你有什么資格命令我,還有你們,一群白眼狼!

    冰螢擦干凈江小廚嘴角的鮮血,幫著順了好一陣氣血:“你還好吧!

    江小廚努嘴示意桌子上的茶杯,冰螢以為她渴了便倒了一杯,江小廚喝了一口,漱口之后又悄悄吐回去,冰螢察覺,悄悄的倒了。

    奈若打量著薛軍軍:“你是誰呀,我還沒有見到那個人,敢這么囂張的!

    :“我爹是薛家莊莊主,薛有鑫,我是他的獨生子,薛軍軍!

    奈若學著薛軍軍的樣子:“我爹是奈若橋上一任橋主奈若,我是他的兒子也是本任奈若橋的橋主,奈若!

    薛軍軍肆無忌憚的嘲笑著:“你跟你爹同名同姓啊,傻子,你真是個傻子,跟自己爹同名同姓!

    奈若有些不高興:“說我就說我了,干嘛說我父親,我不高興了!

    薛軍軍拍著自己的臉:“你不高興是小爺最大的高興,有種你打我啊!

    奈若握著拳頭,一眨眼的功夫站在奈若的面前,薛有才本想攔著奈若,可惜速度還是晚了一步,只能伸出一只胳膊把薛軍軍擋在后面,薛軍軍也嚇了一跳,連忙退后兩步。

    奈若低沉著嗓音:“讓開,這是我跟他的賬,你若攔我,就別怪我連你一塊打了!

    :“我是他的叔叔,他不會說話,我替他跟你道歉!

    :“你算老幾,讓開!

    薛軍軍站著說話不腰疼開口說道:“薛有才,我爹讓你來保護我,不是讓你丟小爺的臉,跟人道歉的,你趕緊給我把他們都打敗了,讓那個丫頭,陪我喝酒!

    薛軍軍說著,指了指冰螢,冰螢心里一千個不愿意,奈若摩拳擦掌:“看來你的骨頭是真的癢了,小爺跟你松松骨頭!

    奈若說著,一個閃身消失在薛有才面前,薛有才修煉了多年,人類修煉的速度,總是比那些長命的精靈妖精修煉的快,幾十年的修為對上奈若上萬年的修為,竟然一點都不落于下風的。

    一人一精靈交手百十招,最后還是奈若略微勝出來一籌,薛軍軍才不管薛有才的死活,來到冰螢跟前,挑逗著冰螢:“妹妹長得不錯啊,真沒有想到這窮山惡水的竟然有如此標志的一個可人,竟然比畫舫的姑娘還要水靈,比我的那些美妾更美麗,老天給你這么好的一張面孔,何必在這里受罪呢,跟我回薛家莊去,我保證你吃香喝辣穿金戴銀!

    薛軍軍已經有了打退堂鼓的打算,但是不想空手而歸,如今天降美姬又豈能錯過。

    **先生擋在冰螢面前,薛軍軍一臉厭惡:“滾開!

    :“孩子,人妖殊途,這孩子并非人類,算了吧!

    :“妖啊,更好,妖不會老,一朵不會凋謝的花朵,也省的那天枯萎了,小爺還得費心去找新的花朵!

    奈若聽的刺耳,心性不穩被薛有才趁機偷襲,一巴掌打在地上。

    薛軍軍看了奈若一眼,再看看一臉擔心的冰螢,得不到的花朵永遠是最迷人的:“怎么樣啊,小妹妹,要不要考慮考慮跟哥哥走啊!

    冰螢繞開薛軍軍,跑去扶著奈若:“你沒事吧!

    :“我不知道,心里一晃,就使不出來招式了,被他給偷襲了!

    薛有才松了一口氣,好在奈若分神了,不然自己還真不一定打敗他:“小軍,莫要胡來,乖乖吃你的飯,然后好好休息一下,等雪停了,我們就回去!

    薛軍軍哪里肯就此罷手,反正整個中華一廚都已經被自己給控制了,既然如此,就把中華一廚收入囊中,作為自己在荒莽區大顯身手的根據地好了:“最不喜歡聽你說話了,你以為你算老幾!

    江小廚調勻心神,默默啟動曾經布下的陣法,被薛軍軍一掌打翻在地,坐著的輪椅被震碎成一片碎片,**先生攔在薛軍軍面前:“我就不應該可憐你們放你們進來!

    薛軍軍冷笑著:“老頭,是你狗眼看人低,還說自己善良,如果你對本大爺客氣一點,至于落到現在的地步嗎,去給本大爺打一盆洗腳水來!

    **先生想要反抗,卻也是無力反抗,強忍著屈辱,打了一盆洗腳水,薛軍軍坐在桌子上面,隨意脫了鞋子,一股惡臭撲鼻而來,不知道多久沒有洗過腳了。

    **先生把洗腳水放在薛軍軍面前,剛要離開,去安頓江小廚,被薛軍軍叫。骸敖o本大爺洗腳!

    **先生眼眶里不住轉動著淚水,慢慢轉過來,慢慢蹲在地上,布滿褶子的雙手慢慢伸向彌漫著惡臭的洗腳水,剛要觸碰到薛軍軍的一雙臭腳,一只有力的大手把**先生拉起來。

    來人是江一夏,一臉冷漠:“老頭我餓了,去做飯!

    **先生指著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江小廚,嘴巴里說不出此時此刻的憋屈,江一夏閉上眼睛,點點頭,**先生會意,受傷的奈若并不是十分致命,慢慢爬起來:“老朋友,你可算回來了,一定不能放過他們!

    江一夏隨便找了一個位置:“我可打不過他們,別開玩笑了!

    本以為來了一個強者,原來是個草包,薛軍軍當下哈哈大笑起來,指著敞開的房門,風雪不住的往屋子里灌:“趕緊關門去!

    江一夏喝了一杯茶,朝著樓上走去:“不著急,有人要回來了!

    **先生一臉疑惑,這是誰要回來了,薛軍軍也很好奇,盯著門口,很久一個滿身積雪的男人哆哆嗦嗦的走進來,顫抖著身子,關緊房門,慢慢走向暖塌,小南人出這個滿臉是雪,凍的通紅的男子正是白月,抱著毯子跑過去:“師傅,你可回來了!

    白月緊緊簇擁著被子:“別提了,外面的雪好大,我迷路了,我回來的時候,那雪已經下到我的腰上了!

    :“師傅喝茶!

    **先生看到白月,鼻子一酸,差一點哭出來:“你還知道回來啊!

    白月望著依靠在**先生肩膀上,昏迷的江小廚,一下子跳起來:“怎么了這是!

    冰螢指了指薛軍軍,薛軍軍一臉不在意,白月扔了毯子:“這是誰呀!

    :“薛家莊少莊主薛軍軍!

    白月一秒鐘變臉,一臉諂媚:“原來是薛家莊的少莊主,見諒見諒我這個愛人不懂事,還請您多多擔待,別跟她一般見識!

    薛軍軍見多了白月這樣巴結討好自己的人,雖然瞧不起,但是這類人說話也最是動聽的,放下了一絲絲的警惕,白月端來暖爐,還有上好的美酒,慢慢溫著酒:“少莊主,這天寒地凍的,等一會兒酒熱了,您可以多喝兩杯,給在下一個面子!

    :“你倒是會做人,讓那個丫頭來陪酒,這個面子,本大爺就給你!

    白月指了指冰螢:“她呀,好啊,不瞞您說,這個人是我的小姨子,長得漂亮,脾氣不好,所以一直嫁不出去,如果少莊主喜歡,那真是幫了我們家大忙了,我這就讓她去沐浴更衣,來伺候少莊主!

    冰螢被白月說的羞愧不已:“阿月,你竟然是這種人,我看錯你了!

    **先生看著白月玩世不恭的樣子,好像明白了什么,白月以前就是這樣,不過他是個好人,自己當年因為江一夏去世,傷心不已,每天買醉,身體每況愈下,那個時候自己買酒倒在一家酒樓里,是白月治好了自己,又給自己送回來了,雖然事后收了不少錢,但是每隔半年或者幾個月,他都會去看自己,給自己檢查身體,開導自己,闖禍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他心底是不壞的,只是跟人接觸的時候,總是喜歡先展露自己邪惡的一面。

    冰螢哭著跑上樓,**先生同奈若把江小廚扶上樓,白月拿出一些牛肉,切了端上去:“少莊主您先吃著,我先去換一身衣服,馬上就來!

    白月來到江小廚房間,被**先生攔下,白月拽開**先生:“再不趕緊就來不及了,小南給我拿一件衣服來!

    冰螢坐在窗口,以為是要給自己拿衣服,低聲慢慢抽泣。

    奈若揉著自己生疼的心口,指責江一夏道:“下面那些雜碎,你動動手指頭就能收拾了他們,你為什么不做啊!

    :“這是承諾,我無權管那些凡人的生死!

    :“哪怕他們把江小廚打死,你也不出手!

    :“對!蹦稳羧滩蛔『浅獾溃骸袄溲,你沒有人性!

    江一夏合衣躺在床上:“我又不是人類,我要人性做什么啊,天快黑了,你要回去了?”

    奈若說不過江一夏,轉身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中華一廚,朝著奈若橋的方向飛馳而去。

    給江小廚做了治療,白月拿出自己配好的藥材:“三晚水合成一碗,給小廚喂下去,外面那些人,我來處理!

    自己家人受了欺負,白月竟然還能笑得出來,薛有才心里多了一絲絲的警惕,便好心提醒薛軍軍,薛軍軍不以為意,這樣的人自己見多了。

    薛有才見勸說不過薛軍軍,只能自己留一個心眼了。

    等白月從樓上下來,酒已經熱了,白月自己先給自己盛了一碗,高高舉著:“難得少莊主看的起,在下先干為敬,一是替我家小廚道歉,希望少莊主不要生氣,二是希望少莊主以后對我小姨好一些,她脾氣雖然不好,畢竟是我的家人!

    薛軍軍也端著酒碗,看在白月送上冰螢的面子上,就給他這個臉:“好說好說!

    白月率先一飲而盡,隨后又倒了第二杯酒,來到薛有才的面前:“這位先生,小南已經告訴我事情的經過了,但愿沒有傷到您!

    薛有才冷哼一聲不接白月的酒,自己從行李里面拿出一些冷饅頭,放在火爐上慢慢烤著。

    薛軍軍翻著白月:“兄弟,你別理他,快叫那個丫頭出來吧!

    :“女孩子比較麻煩,我剛才勸說了她好久,她想通了,愿意嫁給您,不過女孩子矜持,就讓她端一會兒吧,我們先喝酒,吃飽喝足了才有精力商量成婚的事情嗎,畢竟婚姻大事,不得馬虎!

    薛軍軍一臉輕蔑:“我有妻子,你這個小姨也不過是一個鄉下丫頭,她的出身,回頭也只能做個妾室!

    白月恬不知恥的跪拜叩謝:“就我那個小姨的出身,能做您的妾室,也是祖上幾輩子修來的扶起了,那這邊就先謝過了,我這就去準備嫁妝去!

    :“不忙,你的嫁妝我也是瞧不上,不過我怎么聽說你這個小姨是個妖精啊!

    白月噗嗤笑了起來:“誰說的,她要是妖精,難道我也是妖精,不怕告訴您了,她之所以這么說就是為了嚇唬人,你看她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哪里像是一個妖精了!

    薛軍軍放下空酒碗,白月連忙倒酒,薛軍軍揉揉鼻子:“我說呢,這么漂亮的美人怎么可能是妖精呢!

    :“是是是,少莊主您喝酒,喝酒!

    薛軍軍又喝了兩杯,薛有才掰著烤的金黃發脆的饅頭,一塊塊放在嘴巴里,白月回頭瞧了一眼薛有才:“饅頭好吃嗎,要不要嘗嘗牛肉!

    薛有才冷哼一聲,白月又喝了一碗熱酒:“舒服,身體熱乎乎的,一點都不冷了,少莊主,您慢慢喝,我先回去睡了!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