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一世之尊 > 第一章 “仙界”見聞

第一章 “仙界”見聞

    皓月當空,煙濤微渺,大湖宛若明鏡,泛著點點銀鱗,幽靜如斯,讓人心曠神怡。

    一道身影傲立峰頂,俯視著這般湖光夜景,半空云海倒掛,旋轉成斗,氣象排空,恢弘壯麗。

    “二十年來如一日,世事浮沉何足道?”這道人影發出一聲似感慨似欣喜的嘆息。

    他的身后立著十幾二十多人,有披發頭陀,有袈裟和尚,有素袍道士,也有各色江湖打扮的男男女女。

    其中一位書生模樣的男子笑道:“世事浮沉何足道?于盟主您勘破生死難關,明了真空之妙,觸及‘仙界大門’,心境果真又再上了一個臺階!

    “于盟主無需再借他人氣機牽引,隨時隨地便能飛升而去,乃江湖幾千年來第一人,當然世事浮沉何足道……”旁邊的宮裝婦人抿嘴笑道,絲毫沒有掩飾尊崇之情,但又頗具幾分幽怨。

    于半山是金湖派掌門,當代武林盟主,自出道以來便展現出強勢的姿態,十年內橫掃寰宇未逢敵手,被稱為橫推千年第一人,之后不履江湖,少有出手,與己爭,和天斗,耗費十年時光,最終超越前人,達到了自行飛升的境界,今日遍邀故交好友就是為了告別。

    他轉過身來,衣衫簡樸,腰間懸著一口青色玉尺,年近不惑但毫無老態,反倒為當初的翩翩濁公子平添了成熟魅力,一雙眼眸如海,精芒內藏,難測深淺,讓一眾江湖高手有面對天地的渺小無力之感。

    “走到了這個境地,若不推開眼前之門,看看武道盡頭有些什么,我必定死不瞑目,再有不舍,也要跨出這一步!庇诎肷窖鐾呖,氣息牽引。云海翻滾,巍峨壯觀。

    他向故交好友們做出了告別。

    剛才說話的宮裝婦人涌現出難以排解的惆悵和失落,勉強笑道:“不知仙界會是怎樣的景象?是不是處處能見仙人?”

    遙想仙界如何,遙想破空飛升之后的狀況。是每一位武者常有之事,如今于半山就要前往“那里”,親身經歷,在場眾人難免好奇。

    傳說里仙界充滿奇花異草,靈寶異果。來往仙人神通廣大,法力無邊,壽與天齊!

    于半山輕笑一聲:“仙界必定不同俗世,只望能與仙人坐而論道!

    他語氣里盡是悠然神往之情。

    一一話別之后,于半山凝視著宮裝婦人,含笑說道:“錦繡,我負你半生,可愿與我齊往仙界?”

    “齊往仙界?”周圍眾人皆是失聲,于半山不僅僅能不假他人破空飛升,而且還可以帶上一人?

    這是何等的修為。何等的境界!

    宮裝婦人齊錦繡愣在原地,一雙眸子忽地蒙上了霧氣,好半天才點頭哽咽道:“我知,知你虔誠武道,這,這十多年來,都未曾真正怨過你……”

    看著于半山伸出的右手,她邁步而出,執子之手,聯袂并立。背靠懸崖,煙波浩渺,當真一對神仙眷侶。

    于半山再次頷首告別,環住齊錦繡的腰身。四周風云突變,月色被遮。

    轟!

    半空一道紫雷劈下,浩浩蕩蕩,無可阻擋,照得湖面宛若白晝,但唯有懸崖邊緣霧氣深重。難以清空,些微至高至上的氣息流露。

    等到閃電逝去,一切靜平,于半山與齊錦繡已然失去了蹤跡。

    眾人一陣唏噓,紛紛遙想仙界,或失落或躊躇。

    今日之后,于半山和齊錦繡便算位列仙班了?

    …………

    虛空裂開,幽深成漩,于半山抓住轉瞬即逝的機會,沖過了時空屏障。

    元神眩暈,視線模糊,等到他恢復了感官,發現自己與齊錦繡處在荒山野嶺,四周樹木青碧,郁郁蔥蔥,天地間靈氣充沛,讓人身心一輕。

    “這就是仙界?”齊錦繡滿是好奇地打量著周圍。

    這就是傳說里仙界?

    于半山閉目感應了一陣,略帶欣喜道:“當是仙界,元氣浸體,在此修煉一月勝過以往一年!

    “真的?”齊錦繡嘗試著進行吐納,旋即喜上眉梢,“不愧是仙界!”

    在這里,自己都有望勘破生死難關,明了真空之妙!

    “而且你看天上!庇诎肷接种钢呖盏。

    齊錦繡凝目望去,只見夜空里滿是璀璨星辰,但每一顆星辰都大如懸掛在眼前的氣死風燈,似乎距離并不遙遠,能與皓月爭輝,不類原本天地。

    “果然是仙界……”齊錦繡再無疑惑。

    這時,她目光一掃,發現不遠處有一座普通道觀,被林蔭遮掩,藏于夜色之中。

    “于大哥,那邊有座道觀,如今夜色深重,而你我在仙界人生地不熟,不若前去投宿,等待天明?”齊錦繡提議道。

    于半山沉吟了一下道:“仙界靈氣如此充沛,肯定不乏獸類成精,夜半穿行荒山野嶺確實危險,我們過去吧!

    聽到于半山贊同,齊錦繡反倒猶豫了:“于大哥,道觀之主難知善惡,貿然借宿,同樣危險!

    于半山笑道:“無妨,若道觀之主實力勝過我,此時已然察覺,我們扭頭便走一樣逃不出去,既來之則安之!

    齊錦繡多年夙愿一朝得償,正是覺得死而無憾的階段,見于半山篤定,不再言語,宛若少年情侶,手挽手走向了道觀。

    到了近處,他們總算看清楚了匾額,上書三個大字:

    “玉虛宮!”

    “頗有道家氣象的觀名……”于半山愈發相信道觀之主非是惡人,滿天繁星之下輕輕敲響了大門。

    咚咚咚。

    敲門聲回蕩,過了片刻,慵懶的聲音傳來:

    “誰?”

    “我與內子途經此地,失了道路,夜深之后不敢再行,只好前來借宿,還請道長行個方便!比松夭皇,于半山不敢透露飛升前來之事。

    又等了片刻,大門發出吱呀一聲輕響,緩緩向后打開。

    “?”大門剛開,齊錦繡便發出一聲驚呼,倒退一步,險些跌落臺階,幸好被于半山拉住。

    門后是個怪物!長滿了枝椏綠色的青碧怪物!

    于半山強忍心湖漣漪,謹慎盯著對方,沒有貿然出手。

    “叫什么叫?沒見過大青根成精?”開門的怪物嘀咕了一聲,“老爺讓你們去客院休息!

    原本這里的人都能驅使山精樹怪守門,不愧是仙界!于半山與齊錦繡對視一眼,見怪物氣息并不可怕,少了恐懼,多了感慨。

    在大青根引領下,他們繞過照壁,穿過庭院,準備走向客房,這時,感官敏銳的于半山透過墻上鏤空看到了一池蓮花,朵朵盛開,光是看到,便仿佛可以聞得清香,而池邊坐著一位青袍道人,頭扎木簪,舉著左手,似乎正與之對話,右手則把玩著一枚似乎能反射星光的果子。

    “他就是這座道觀之主?”于半山若有所思點頭,同時,他側耳傾聽,似乎有聽到觀主在問:“這枚果子是何來歷?有何作用?”

    順著他的目光,齊錦繡也看見了這幅景象,等入了客院,送走大青根,她才笑道:“觀主似乎有些神神叨叨,竟然在與自己的左手說話!

    難道他以為自身的左手幻化成人了?

    “仙界之事不能妄自揣測!庇诎肷經]有多言,畢竟身在別人道觀之中。

    齊錦繡道:“于大哥,我們要不要去拜訪一下觀主,打探打探仙界之事!

    “暫時不用,這會暴露我們自身的狀況,等離開這處道觀,入了人多之處,再慢慢打探吧!庇诎肷浇涷炟S富,謹慎為上。

    齊錦繡點頭道:“而且這座道觀普普通通,多半也打探不出什么重要之事!

    一夜無話,兩人皆是打坐調息,到了天明,出了客院,未能見過觀主,在大青根指點下,終于找到了離山之路,不過半個時辰的工夫就抵達了山腳城池。

    還未入城,于半山與齊錦繡便看見半空一道道身影飛過,有的坐于銅鐵所制飛鳥,有的背上鑲嵌著羽翼,有的腳踏祥云,有的劍芒藏身。

    這讓還不能飛遁的齊錦繡瞪大了眼睛,好半天才感嘆道:

    “真是仙界氣象!”

    面對這一幕,于半山也滿是躊躇,心情激蕩。

    兩人剛攜手踏入城池,身邊就有閑人遞來文書,凝目看去,乃是“巍山派招生簡章”。

    招生簡章?什么玩意兒?兩人面面相覷,云里霧里。

    這是仙界的風俗?(未完待續。)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幸运农场走势图实时 长春麻将游戏下载 极速时时彩开奖结果呢 沪深股市行情 北京赛车pk10网址 游戏娱乐平台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助手软件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 下载陕西快乐10分钟助手 马会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