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懷抱天地

第一百八十八章 懷抱天地

    寒冬已至,飛雪飄飄,滿城銀裝素裹,又是一年祭天之日。

    對以通神術為基礎的神眷國而言,這是頭等重要的盛事,不僅天子要郊祭,而且護國觀觀主也得親臨,共祀皇天后土,祈求庇佑。

    觀主與部分實力強橫的長老不在,護國觀自然完全開啟了大陣,以防萬一,畢竟元始天尊的眷者總是惹人覬覦,得不到便想毀掉,絕不能讓甘若虛步黑帝眷者林風嘯的后塵。

    清光搖曳,篆文流淌,諸多仙神幻影環繞于護國觀半空,讓此地宛若天庭,戒備森嚴,不動如山。

    不過再是禁法隔絕,也會有人外出或歸來,尤其部分弟子想要旁觀祭天,看能否得到皇天垂青,加深與護佑仙神的交感。

    這不,籠罩著大門的清光裂出了一道縫隙,旋即擴張成圓洞,讓吳鉅等幾名弟子走出,大搖大擺前往郊外天壇。

    清光中央的圓洞急速收斂,仿佛水里漣漪,即將平復,就在這時,波光一閃,已縮至一個拇指大小黑洞的它忽地遲緩了兩三個剎那,瞬息間如同凝固。

    異常乍現乍消,陣法無有反應,主持者也未察覺,然而門邊的日照似乎一下明亮了不少。

    護國觀某座照壁旁,光芒浮動,宛若水波,迅速凝成了一道女性身影,穿著紫袍,秀發輕挽,氣派宏大。

    紫袍女子黛眉舒展,嘴角含笑,雙手負在身后,施施然行走于護國觀內,不知為什么,但凡碰到她的弟子、道童和仆役都視而不見,部分有禁法隔絕的地方則皆是一緩,被她毫無阻礙般穿過。

    天下幾大勢力之一的護國觀外圍竟被她走出了幾分無人之地的感覺。

    行行復行行,紫袍女子腳步忽地停頓,前方禁法重重,殺機森然,將三清殿等一系列核心之地與外圍隔斷。

    “不錯,不愧是傳承久遠,底蘊深厚的護國觀!弊吓叟虞p輕頷首,姿態從容,然后抬起了右手。

    這只手掌比尋常女子顯大,但更加白皙,纖細柔美,有種歲月塵埃積淀的感覺。

    到了這里,若想更進一步,要么有內應,要么只能強闖了!

    紫袍女子估算了一下祭天之禮的進程與該處禁法的威能,再結合自身只是見識見識的計劃,不再猶豫,右手緩慢推出,掌心亮起粼粼波光,匯成了一條河流。

    她的身體似乎與一位飄渺帝者的虛幻身影重疊了!

    黃天已降!

    就在這時,前方禁法突然變得黑暗,仿佛最深最沉的夜空,然后一點點璀璨凸顯,連成了浩瀚星圖,垂下了無量光芒,落于一口星河凝成的長劍之上,猛地劈向了那條波光長河。

    噗!

    劍中長河,四周各種顏色褪去,白雪蒼白,夜空深黑,一切宛若停滯,然而星光生機不斷,遲緩但未曾凝固,靠著源源不斷涌來的力量,將虛幻長河完全打碎了。

    天地再次變得生動,禁法滅了又啟,生生不息,紫袍女子止住了前進的步伐,與三清殿半空的清朗道士對峙。

    “許觀主竟然沒去祭天!弊吓叟硬⒉换艁y,右手摸到腰間,緩緩抽出了一口大日光芒凝聚般的長刀。

    清朗道士正是護國觀觀主許靜虛,他明明已經率領諸多長老前往郊外,參與祭天。

    許靜虛長劍斜指,微微笑道:“老道與南斗星君交感日甚,明了生機奧妙,已能斬出一具化身,本體專程在此等候云道主!

    紫袍女子俗名不詳,自稱“云古”,未滿十六便于神仙業位圖前感應到了天帝,不肯依附黃巾道與護國觀等,遠遁海外,建立皇天道,自任道主,被各國各教緝拿卻始終能得逃大難,勢力漸漸發展壯大,本身亦成為天下自強者有力的爭奪者。

    “常聞許觀主星君之威,今日正好見識見識!弊吓叟釉乒攀种虚L刀一彈,劃著奇異的軌跡,以解剖天地的姿態,斬向了許靜虛。

    刀光前,而身影后,云古如虛似幻,閃爍間便穿透了外圍重重禁法,要遁出護國觀。

    護國觀是昔年席卷天下的太平道支脈,傳承久遠,底蘊深厚,云古再是自傲,也不覺得身處對方禁法內還能抗衡許靜虛,而且觀中強者又不僅僅只有一位。

    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許靜虛沒想到云古如此果斷,退得如此之快,毫不拖泥帶水,本能就展開劍法,劈開了刀光,追擊而去。

    突然,許靜虛和云古同時聽到了一聲鐘鳴。

    當!

    鐘聲回蕩,震動天地,護國觀本待出手的長老們同時頓住,三清觀外的森然陣法隨之停滯。

    “大賢天師!”

    “張不周!”

    云古與許靜虛各自脫口,叫著不同的稱謂,但都是指向著一個人,黃巾道首領,大賢天師張不周,“東皇太一”的眷者,過去四十年縱橫天下未逢敵手,生生將最弱小的太平國版圖擴大了一倍,最近十年閉關修持,欲突破界限,用凡人之軀承載東皇太一的神降,橫掃天下,一統寰宇。

    這幾年,云古最鼎盛時,常遙想與大賢天師的交鋒,自覺不一定敗,但肯定勝不了。

    誰曾想這十年不履江湖的老怪物竟然突兀來到護國觀!

    鐘聲悠揚,一道身材奇高的人影詭異出現于三清殿禁法前,額頭蒙著極寬的黃巾,將眼眸都遮住了。

    他身影閃爍,瞬間穿透了停滯的禁法,右手伸出,遙遙一按,試圖推開三清殿大門。

    三清殿內,處于觀想奇異狀態里的甘若虛早就察覺到外面的動靜,最初有些緊張,發覺觀主小心謹慎,嚴陣以待,攔住了云古后,悄悄松了口氣,可局勢突變,大賢天師竟然神不知鬼不覺降臨,破開了禁法,即將進入三清殿。

    怎么辦?怎么辦?甘若虛頓時慌亂了起來,大賢天師張不周的名諱在神眷國可是能止小兒夜啼,不知多少人的噩夢有他!

    自己得到天尊垂青不過幾月,拿什么來從他手下逃生?

    各種念頭紛至沓來,甘若虛仿佛被鐘聲影響,呆立于原地,緊張之意讓他雙腿發軟。

    就在這時,他只覺腦海內的元始道人猛地睜開了雙眼,自身光亮透徹的心湖隨之幽暗,不辨上與下,難知前與后,過去與未來似乎可以同在。

    天尊竟然主動降下如此磅礴的力量給我?

    這是修持五年以上的資深通神者才能達到的地步!

    扎扎扎!

    大賢天師前方的三清殿大門無力阻止他,拖著刺耳的響聲,以快倒下的速度崩開了。

    然后,張不周、云古和許靜虛都看見了殿中的場景,甘若虛盤腿而坐,面對大門,雙眼緊閉,身后元始天尊雕像眸子深邃,形貌巍峨古老,與他仿佛重疊,襯托得殿閣悠遠而幽深。

    大賢天師微微一愣,旋即甩掉各種情緒,猛地扯下了那條黃巾,讓那雙眼睛重現于世間。

    這是一雙沒有眸子的白色眼睛,仿佛琉璃般剔透,映照出了一位古老而尊貴的帝者。

    帝者身影模糊,難辨細節,甫一出現,整個三清殿就有無數幽暗波光翻滾,時光有的快有點慢,形成了亂流,撕扯著萬物,要讓甘若虛莫名而亡!

    云古目光閃爍,專注看著大賢天師的神通,許靜虛待回身救援,則被鐘聲所阻,被亂流影響,近在咫尺,遠在天邊,心頭焦急但無能為力,似乎只能眼睜睜看著甘若虛亡于張不周之眼。

    突然,甘若虛微微揚起了頭顱,雙眼緊閉,仿佛在聆聽身后元始天尊的教誨之音,身上則浮現出一道青袍身影,五官俊美,兩鬢斑白,與元始天尊神像一模一樣!

    青袍身影雙手張開,做出懷抱前方的動作,甘若虛也隨之伸開了雙臂。

    兩道身影仿佛重疊,難分彼此,臉龐仰天,雙手張開,四周當即陷入了至深至沉的黑暗,處處皆是混沌,幽光不起,微妙難浮,時光亂流連浪花都沒激起就被陷入了進去!

    無極有容,懷抱天地!

    所有的異常所有的波動完全消失!

    許靜虛抓住了機會,趕到了三清殿前,大賢天師張不周轉身就走,不敢停留。

    才交感了元始天尊幾個月的甘若虛竟展現出了如此神通,完全違背了通神術的道理,似乎無需修煉!

    難道這就是三清道祖之首的無所不能?

    云古輕吸了口氣,腳步往后,退出了護國觀。

    當!

    鐘聲遠蕩,張不周詭異消失,甘若虛依舊端坐三清殿內,虛幻身影已消,元始天尊雕像亙古不變般屹立。

    …………

    神眷國京城外,某個隱秘所在,大賢天師張不周負手而立,腦海內僅是青袍身影“懷抱天地”的宏偉玄妙場景。

    “元始天尊的眷者果然不能以常理衡量,這次機會失去,再想找到難如登天!睆埐恢苄闹敲,“只能行最后辦法了!

    所謂的最后辦法就是布置祭壇,直接祈求東皇降臨,而只需祂一絲力量,此方天地便承受不住,方圓萬里必然灰飛煙滅,寰宇也將動蕩,出現種種末日景象,未必能穩定得下來。

    更為重要的是,主持儀式的自己必死無疑,當然,附近城池內的甘若虛同樣如此。

    “既然東皇言不惜一切代價,那就這么辦吧!贝筚t天師臉上露出堅毅的神情。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黑龙江快乐十分钟走势 吉林快三的技巧和秘诀 澳门小神仙2020彩图 三明商品期货配资 湖北快3官网 4238精准4肖8资料大全 中国中车股市行情 网盛棋牌最新版本下载 北京pk10手机版走势图 山西体彩11选五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