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四十七章 無恥“開掛”

第二百四十七章 無恥“開掛”

    “鍋?”成熟清冷的葉玉琦略有愣神,感覺自己問的與孟奇回答的不在一條河上。

    孟奇趕緊收斂笑容,一本正經道:“鄉下俗語,責任的意思!

    他又大概解釋了一句:“算算時間,天誅斧異動正是我探索九重天之際,出了不少變故,造成了孕育天誅斧的天罰門垮塌,古爾多晉升地仙或多或少有我的責任!

    葉玉琦的注意力迅速被轉移,忽略了所謂的“鍋”,雙眸仿佛星空,深邃又藏著璀璨:“孕育天誅斧的天罰門垮塌,造成天誅斧異動,古爾多由此借勢,時間吻合,應當不假,古爾多看來是真突破至地仙了!

    她語氣帶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似乎有點憤憤不平,雖然古爾多晉升早于自家姐夫,但在得到絕世神兵前,始終差了一點,如今自家姐夫歷經漫長痛苦,總算摸索出道路,往前邁出一步,可他人在金帳坐,就有喜事來,一下追平,怎么不讓人憤慨?

    “邪魔九道互相之間矛盾極大,讓他們聯手近乎不可能,除非有能夠鎮住場子的高人出現,而古爾多成就地仙就等于解決了這個最大疑難,加上圖謀甚大,智計百出,膽大包天,且擅于牽線搭橋,煽風點火的魔師,呃,也可能是羅教,他們陸續前往金帳會盟并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泵掀娣治鲋诙䲢l消息。

    以自己對邪魔九道高層有限的了解,有能力有氣魄有動機促使九道會盟的只有“魔師”韓廣和顧小桑顧妖女,具體是哪位,從周管家被滅口的征兆。孟奇更傾向于魔師,但出現此事后,顧妖女有很大可能插一手,推波助瀾,借雞生蛋。完成自身的布局。

    天下越亂,邪魔越歡!

    葉玉琦清水出芙蓉的臉龐沉靜如水,緩緩道:“若邪魔九道會盟金帳,北有古爾多和大滿,南有血海羅剎,西有大阿修羅蒙南。中有渡世法王與魔師,法身數量已是媲美正道,若他們再征發草原諸部族、南蠻各部落、西域眾國的強者,招攬南晉、周地和東海的邪魔巨擘,在宗師層面。在絕頂高手層面,已不比門派、朝廷和世家差多少了!

    道家三宗,佛門四寺,持劍六派,天下六擘,世家十四,除掉咫尺天涯的蘭柯寺,總計三十二家。合力幾乎能與天下相抗,即使分成南晉和北周,單獨的高層戰力都勝過草原、西域和南荒。加上五位正道法身的實力相對較強,邪魔九道又彼此扯后腿,所以能穩穩壓住局勢,讓左道人人喊打或退往南荒等地。

    如今古爾多身證地仙,在世人眼里再次天下第一,而且與別的法身有了境界差距。又手持絕世神兵,雖然談不上糅合九道。但至少能鎮住他們不起內訌,將他們稍微擰成一股繩。有人牽線搭橋、穿針引線的情況下,左道反撲之勢隱隱約約形成!

    “瘋王高覽與魔師暗中有所勾連,不知會否摻合此事!泵掀嫘那槌林靥嵝蚜艘痪。

    葉玉琦眼睛里仿佛有星河在流淌,久久不語。

    這樣一來,六對六的法身格局,就變成五對七了!

    風自外來,拂動葉玉琦的頭發,讓她冰寒飄渺的氣質愈發出眾,孟奇則自顧自道:“‘大阿修羅’蒙南自西,血海羅剎北上,大晉兩位法身怕是脫不了身,呃,也不知蠱神能否出南荒,呃,空聞方丈觀如來神掌總綱收獲最大,又有之前的磨難,不知是否發祥了降龍羅漢金身,證得了菩薩果位……”

    他思維發散,想到一事是一事。

    葉玉琦收回思緒,搖頭道:“有傳聞以來,蠱神從未出過南荒!

    “空聞方丈月前來過畫眉山莊,與姐夫談禪論道,聽他的意思,如來神掌總綱一事確實收獲極大,摸到了菩薩果位的門檻,但要突破,還得積累幾年,內密菩薩行,外顯慈悲跡!

    邪魔亂世,拯救世人,乃證菩薩果位的大好機會,然而對當前局勢沒什么用……孟奇暗嘆一聲道:“何七前輩,沖和前輩,陸前輩,三人對抗手持天誅斧的地仙古爾多,魔師韓廣,大滿和渡世法王,不知勝負如何,隨時還可能加入執掌人皇劍的高覽……”

    兩件絕世神兵!

    葉玉琦抿了抿嘴唇:“得看天誅斧喚醒到了什么程度,若是地仙巔峰水準,姐夫一人一劍可勝古爾多!

    說的是勝,不是擋!

    這一點,孟奇毫無疑問相信,陸大先生的略具傳說特征絕對不是擺設,即使在這里不能像神魔世界般一劍出而天地改,也應該有勝于地仙的方面,比如那讓人驚嘆的入微。

    “可天誅斧蘇醒到天仙層次呢?”他先做最壞考慮。

    如果是傳說層次,古爾多會盟邪魔九道毫無意義,一人一斧吊打天下,直到別的絕世神兵感危機而蘇醒。

    葉玉琦四周虛空似有一點點璀璨浮現,仿佛她就立在宇宙中央,過了一陣才道:“和沖和道人聯手可擋!

    她對自家姐夫真有信心……孟奇突然品出一點問題:“沖和前輩如今晉升地仙了嗎?”

    葉玉琦改用傳音:“我回莊前見過天尊,他知曉事情緊迫,本身也是突破邊緣,所以使用了輪回符,幾息之后,我就見到了地仙級的誅仙劍陣!

    “地仙級的誅仙劍陣加略具傳說特征的陸前輩,才能擋蘇醒到天仙層次的天誅斧加古爾多?”孟奇聽聞靈寶天尊突破,終于松了口氣。

    葉玉琦微微點頭:“我在不少遺跡里見過天仙殘留,大境界的差距不是說能抹平就能抹平的!

    劍狂何七一個人擋三大法身,以及目前還不知立場的高覽?孟奇倒吸口涼氣,只覺事態有點嚴重。

    “也不算絕境!比~玉琦突然說道。

    “嗯?”孟奇對高層次的戰力了解不算太多。

    “古爾多本身只得地仙,操縱天仙層次的天誅斧必然無法持久。而各家各派,誰沒神兵鎮壓,誰沒大陣守護,誰沒點舍利子法身尸骸等底蘊,即使劍狂只能擋下一位法身。剩下兩位急切也滅不了頂尖勢力,只是資源等會被掠奪得較為厲害,江湖中堅勢力難免損失慘重!比~玉琦解釋了一句。

    頂尖勢力沒一個是易于的!

    類似的準法身戰力要么無法持久,要么存在缺陷,靈動不足,即使出動十幾二十個。沒有真正法身的情況下,除非能準確圍住法身敵人,才有擊殺可能,否則很容易被對方放風箏般打,拖得越久越危險。所以,“它們”能在法身戰場或渾水摸魚,或牽扯一二,可一旦正面抗衡,落敗只是早晚的事情。

    但守護宗門和家族綽綽有余。

    孟奇先是點頭,忽然皺眉:“若一位法身加邪魔九道各自神兵、底蘊,以及南荒、草原和西域的宗師,同時圍攻一家頂尖勢力。能否很快破掉山門?”

    到了外景層次的戰斗,機動性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與常見的戰爭有了本質不同。

    法身高人能近乎穿透虛空趕路。宗師若分散機動地侵掠各處很容易被一一狙殺,這也就是歷次草原南下沒造成太大破壞的原因,可敵對勢力的法身占據上風時,情況就會截然不同,南晉和北周的宗師甚至不敢露頭,只能穩守自家!

    葉玉琦沉思了一下:“有一定可能!

    再強的準法身也不是真正法身。面對這么多這么強的敵人,除了目前處在鼎盛狀態的幾家。其余未必能擋住。

    忽然,葉玉琦察覺到孟奇的語。骸耙晃环ㄉ?還有一位呢?”

    “當然是襲殺救援者!泵掀嫱铝丝跉。標準的圍點打援,讓準法身戰力無法發揮長處,盡情暴露出缺陷。

    “那就只能各守各家,希望古爾多支撐不住時,被攻擊的那家還能支撐,也可以設下圈套,諸家傾盡全力,圍殺兩位法身!比~玉琦和孟奇推衍著最壞的情況。

    如此一來,正道江湖中堅層次會遭受毀滅性打擊,出現巨大斷層!

    若讓他們躲入各家各派,則可能引進奸細。

    說到這里,她頓了頓道:“目前天誅斧情況未明,高覽立場難言,諸多消息欠缺,我們憑空討論,有失嚴謹,還是盡快查明這些事情,但有一點現在就得提防,邪魔九道內應之事,他們傳承多代,不乏混入了各大頂尖勢力之輩,若真出現各家只能固守的局面,他們就是最危險的因素,得盡快告知各家各派,調查出內奸!

    “這種內奸若能輕易找到,早就找到了!泵掀嫦肓讼氲,“消息泄露后,古爾多沒有立刻南下,說明邪魔九道的會盟尚未徹底成功,肯定也還在拉攏別的左道巨擘,可以從這方面著手,找到內應,甚至破壞會盟!

    葉玉琦神情不變:“我正有此意,打算前往陪京,請曹獻之變化潛入!

    聽到曹獻之的名字,孟奇忽地記起一事,眉頭皺得更緊:“我和沖和前輩在陪京發現金帳薩滿與曹家秘密聯系,不知曹獻之知不知情……”

    若曹家被拉攏,關鍵時刻反水,不知多少頂尖勢力會遭殃!

    葉玉琦神色微變,透出凝重:“那得先想辦法試探一下他,可調查內應之事耽擱不得……”

    她看向孟奇的眼睛:“不如你用毒手魔君身份出馬?”

    葉玉琦清楚毒手魔君之死,也知道孟奇變化之能,發現黑榜多了毒手魔君后,就大概猜到了虛實,

    孟奇頓時苦笑道:“毒手魔君的身份,羅教顧妖女知曉,素女道也應該能猜得到,用‘他’出馬等于送貨上門!

    送貨上門……葉玉琦勉強能明白是什么意思,聞言沉思起來,打算另想辦法。

    這時,孟奇深吸口氣道:“但可以用毒手魔君身份接觸別的左道巨擘,然后‘取而代之’!

    “以你目前的實力還是太危險了!蓖蝗,陸大先生的聲音響起,“若事有不諧,正道火種不能滅,而你是最有希望的一位,到時候,隱藏修煉,徐徐圖之!

    孟奇有點感動,朗聲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晚輩與魔師、血海羅剎有仇,沒幾位前輩的庇佑,躲到哪里都逃不開,事到臨頭,既然沒有退路,那就搏這一把!”

    他默數仇家,忽然靈光一閃:“韓廣與妖族的關系匪淺,到時候,說不得它們會趁火打劫!

    這樣一來,敵對勢力的法身簡直膨脹到了一個可怕的程度。

    “高覽得人皇劍,若摻合進妖族,他的立場會有改變,甚至危機之下,更進一步喚醒人皇劍,情況不會完全絕望!标懘笙壬h遠說道。

    我去,這會不會就是冷酷高覽的目的,救人族于水火,沒有水火,制造水火也要上!孟奇腦海亂糟糟一片。

    陸大先生繼續道:“若你有宗師之境,配合變化之術,混入的危險還算適當,可現在……”

    葉玉琦默默點頭,所以她最先想到的是曹獻之。

    孟奇嘿嘿一笑:“那容晚輩先去提升一下境界!

    輪回符該用的時候就得用,日后還有機會獲得。

    這本身也是他擊敗藍階刺客后突然有的想法,先通過地榜將自身狀況散播出去,釣出仇家,然后入封神磨礪,玉虛宮就以后再找機會!(未完待續)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湖南幸运赛车今天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怎么玩才赚钱 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201 牛的对应生肖是什么 股票推荐群 去外地考察自费 天津快乐10分钟 pk10直播开奖 锦牛网 海南体彩4加1中奖规则 pc蛋蛋神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