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一世之尊 > 第三十七章 十心上人

第三十七章 十心上人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并加關注,給《一世之尊》更多支持!

    魚海號稱“小江東”,建筑風格和城池布置皆與江東相類,流水穿城,白墻黑瓦,綠樹掩映,頗有幾分煙雨詩畫的味道。

    此時,隨著遠處佛光升騰,白墻黑瓦和綠樹流水里,一道道光芒飛起,半空如同白晝。

    城主府附近,黑焰繚繞,內里站立一尊通體漆黑的阿修羅,長相兇厲,龍首人身,腋下長眼,四臂各持寶兵,有刀,有劍,有鐲,有瓶,僅僅一個邁步就消失于魚海城。

    靠近廣陵街的地方,琉璃沖霄,顯出一尊丈許高的金剛,全身如古銅所鑄,神圣莊嚴,雙手各持一把戒刀,不動如山,光華吞吐間亦是消失于城內。

    其余還有時而枯木時而青翠的劍光,有異彩紛呈的極北之光,有陰氣森森的“槐樹”,一時之間,魚海藏著的絕世高手紛紛現出法相,拼盡全力趕向佛光升騰處。

    緊隨他們的是一道道色彩各異的光芒,不到幾個呼吸的工夫,魚海城繼白日送走普通人后,又離別了諸位外景,整座城池了無人煙,宛若死寂!

    江芷微漂浮于半空,看著這絢爛到驚心動魄的場面,感受到一股股外景氣息奔向遠處,呼吸著夜涼如水的清新,有一種置身事外的疏離,仿佛在看著一場鬧劇,沒有半點過去湊熱鬧的心思。

    無欲則剛,無求則定!

    心神平靜圍觀中,江芷微忽然泛起一絲苦笑,暗里自嘲:

    “也多虧這次是‘如來神掌’總綱,我才能不受影響,冷靜旁觀。不被貪欲蒙蔽……”

    “若換了‘截天七劍’的總綱,或許剛才的道道異芒里就有我的劍光……”

    觀百家之劍,追自身劍道,此乃江芷微的志向,所以,如果有“截天七劍”出現,她不敢保證自己不抱一絲僥幸之心,試圖得到奇遇。

    那么多次寶物現世里,不乏實力低微者獲得,甚至有人遠遠托缽化緣。結果寶物一路飛騰一路隱匿,直接落到了他的缽盂里。

    遠處佛光起伏,宛若頂天大樹,其余霞光則似繞樹螢火,點點璀璨,美不勝收。

    江芷微眺望著“美景”,心神沉靜,衣襟隨風而飛。

    這時,一道沒什么情緒的女聲傳來:“你怎么不去?”

    江芷微沒有轉頭。早就感應到不遠處浮空的女子,她容貌艷麗,身材傲人,身穿雪青色衣裙。手背有幽藍冰晶,正是雪山派外景雪冷釗。

    “你不也沒去!苯莆⒛抗獠⑽词栈,依舊望著遠處。

    雪冷釗左手提著怪異短劍,語氣冷漠又帶著幾分莫名意味:“我曾經受過劫難。從此知道做人不能好高騖遠,得審時度勢,有自知之明!

    即使乃寶物有緣之人。被它直接投懷,但也得活過諸多強者的聯手圍殺再說!

    江芷微聞言一怔,想起了洗劍閣內關于雪冷釗的情報,她是雪山派上代杰出弟子,最強之時排進過人榜前十,可有一次不知怎么中了陷阱,被當時已完美半步的歡喜廟“十心上人”俘虜,據說后來被雪山派長輩救出時,已遭采補得連走路都渾身發軟,若非如此,以她的天賦、功法和門派的看重,何至于成就外景后,十年都未邁過第一層天梯?

    不過雪冷釗也算有大毅力之人,雖然當時已成爐鼎,被采補一空,根基近乎損壞,但依舊一步步彌補,經普通半步終入外景。

    …………

    森羅萬象門內,巖漿翻滾,氣流灼熱,四周景象如有扭曲。

    一張草席漂浮于巖漿之上,擺放著案幾、銅爐、水壺和茶具,云鶴真人盤腿坐于案幾后,意興悠閑地泡著茶,明虛和明光伺立兩側,絲毫不覺火山深處的炎熱。

    刻著無數花紋的大門按照特定的節奏打開,云鶴真人笑瞇瞇望了過去:“蘇小友,老道未曾想事情竟如此湊巧,頗有大劫來臨之兆,勞煩你多跑一趟了!

    “應該的!泵掀嬉粋邁步,縮地成寸,直接出現于草席上,與云鶴真人相對而坐,將“如來神掌”總綱出世之事原原本本講了一遍,頗費口舌,務求詳盡,如此才能讓云鶴真人相信。

    云鶴真人已聽明虛和明光說過基本內容,如今一邊聽一邊掐指,以無名指、中指和食指九個指節為不同象征卜算。

    等到孟奇說完,他右手舒展,微笑道:“征兆明顯,神掌總綱出世之說應當無誤,若非身處洞天,內外隔絕,老道應早有所感!

    他頓了頓道:“可江東王氏之舉頗引人猜測!

    孟奇點了點頭:“故而各家各派的法身和宗師們都暫時未動,怕江東王氏故意誤導地點,聲東擊西!

    “以佛光升騰之兆看,縱使神掌出世的地方不在魚海和貪汗一帶,亦不遠矣,江東王氏或許另有圖謀……”云鶴道人感慨道,“但他們是堂堂正正的王道之舉,誰能視神掌如無物?遲早會到來……”

    “不知真人有何打算?”孟奇開門見山。

    云鶴真人沉吟道:“如來神掌蘊含佛祖成道之路,即使老道不會轉而修禪,時時感悟和比較后,亦能有助于自身進益,說不心動肯定是假!

    “但終究是佛門之法,與我道家有所差異,道不同不與為謀,縱然能做它山之石,可犯不著為它甘冒奇險!

    “所以,老道會先旁觀,機會合適再出手,不會強行爭奪!

    孟奇笑道:“真人放心,晚輩目前境界較低,潛力無窮,功法暫時不缺,所以同樣不會為了神掌冒太大風險,晚輩請你出手時,必然有著幾分把握!

    說起自己潛力無窮,他臉皮極厚。毫無謙虛之意。

    這也是事實,自己尋找好需要的稀少天材地寶,按部就班修煉,假以時日怎么也是個宗師。

    當然,若仙跡或云鶴真人得到“如來神掌”總綱,自己很快就能解決稀缺天材地寶之事!

    云鶴頷了頷首:“這點老道放心,若能得到神掌,只要不是一次就壞,都會讓你感悟!

    兩人談起聯手合作之事,敲定著細節。包括這幾日讓云鶴真人出來踩踩地頭,免得有所不適。

    說著說著,孟奇笑道:“真人,神掌出世怕還有一段時日,這些天晚輩若遇到強敵,無法力敵,恐怕還得勞煩您出手幫忙!

    云鶴真人似笑非笑道:“出手倒是無妨,可敵人身上之物該如何分配?”

    我去,真人。注意形象!你是餐風飲露,飄渺出塵的道門高真,不要這么銅臭味!作為前輩高人,出手幫幫后生晚輩乃理所當然之事。談什么戰利品分配?孟奇神色古怪,肚里腹誹:“真人,咱們三七分如何?我七你三?”

    “你若能自己解決,都拿去亦無妨。但淪落到需要老道出手嘛,嘿嘿,我七你三!痹弃Q真人笑了一聲。

    孟奇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一本正經:“就這么說定了!”

    ?云鶴真人反倒愣住了。

    哈哈,幾成戰利品換一個強力幫手,怎么想都劃算!若糾結于分配,到時候連命都沒有了!

    自己雖然貪財,但還達不到九娘那種程度!

    …………

    聽雪冷釗提及往事,江芷微多有同情,不知該說些什么,想了想道:“雪姑娘,人被野狗啃了一口,無需長久介懷,世人也不會說什么,而且你如今也成就外景,登上三重天,乃很多人眼中的仙女!

    “此次如來神掌現世,歡喜廟作為佛門邪支,多半亦會到來,說不得你還有報仇雪恨的機會!

    雪山派在魚海貪汗一線有諸多外景,目前由一位宗師和幾位絕頂高手牽頭,若發現“十心上人”,完全有可能將他擊殺!

    聽到歡喜廟幾個字,雪冷釗不僅沒有流露痛恨和報仇之意,反倒打了個寒顫,神情多有恐懼,嘴唇囁嚅了幾下,長嘆一聲:

    “還是不要碰到比較好!

    她眼神帶有少許空茫,似自言自語似傾瀉心中恐懼:“這十幾年來,我自問心性不凡,能從陰影中走出,重鑄根基,再次前行,有所成就,但始終無法面對那時的自己,你不明白那是一種怎樣的感受,從腳尖到發梢,身體每一部位都舒爽到極點,元神仿佛飛上云霄,事后則整個人懶洋洋,提不起半點精神,只希望永遠沉淪下去……”

    “……精神被徹底打垮,為了這樣的快樂可以放棄一切,臉面、尊嚴、親人、朋友和未來,他吩咐什么就做什么……”

    江芷微看得出來,雪冷釗對“十心上人”有著根植于元神深處的恐懼和“服從”,若是不遇到還好,如果再見,怕是難以抗衡。

    呼,歡喜廟果然讓人深惡痛絕,不愧為邪魔九道之一,將法與慧、性與空解入歧途的左道……江芷微沒有試圖勸說雪冷釗,只是低聲道了一句:“只有親手殺掉他,你才能真正走出陰影……”

    “殺掉他?”雪冷釗神情變化,“他兩年前已邁過了第一層天梯……希望他多行不義,早日被誰擊殺……”

    就在這時,一道低笑聲傳來:“釗兒,你倒是時時掛念貧僧,不枉貧僧在你身上用功最深!

    聽見這道聲音,雪冷釗渾身顫栗起來,神情變幻連連,但都透著無法言喻的恐懼,像是面對一個真正的邪魔!

    不遠處凌空走來一位白衣僧人,他五官俊朗,眉宇間帶著淡淡的疲憊和憂郁,顯得極有魅力,每一步踏出,腳下都一朵粉紅蓮花綻放。

    他正是歡喜廟外景四重天的絕頂高手“十心上人”,“歡喜頭陀”行一的師叔,曾經也入過人榜前十!

    他的目光掃過雪冷釗,頓時讓她有渾身發軟之感,腦海浮現過往種種畫面:“你,你怎么不去佛光升騰處……”

    聲音漸小,“十心上人”轉而看向江芷微,微笑道:

    “姑娘雖做易*容,但麗質天生,陰元醇厚,無法遮掩,怕是勝于釗兒多矣!

    江芷微已握住劍柄。

    …………

    洗劍閣內,一位外景強者步入了蘇無名閉關之地。

    “貪汗附近又有佛光升騰,掌門讓我來問問蘇師弟你的意見!彼抗怆[含敬畏地看著眼前似乎空空蕩蕩的青衣男子。

    蘇無名淡淡道:“如來神掌與我們何干?”

    說完,他再次閉上眼睛,不聞不問。

    …………

    一座普普通通的墳旁,結有草廬,種有諸多異花。

    陸大先生弓著背,專心致志去除雜草。

    “寒冰仙子”立于他的身旁,嘴唇囁嚅了幾下道:“姐夫,貪汗又有佛光升騰……”

    陸大先生停下勞作,微笑道:“老夫還是不摻合了,佛祖之道非我之道,相見不如不見!

    說到這里,他自嘲道:“以老夫目前的境界,只會被它帶歪……”

    然后,他又再次專心致志起來。(小說《一世之尊》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并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金陵棋牌游戏中心? 20选8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天津 最新现金棋牌娱乐 李逵捕鱼现金版 东风科技股票分析 手机麻将 广东11选5技巧有哪些 516棋牌游戏下载 十二生肖牛 熊猫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