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一世之尊 > 第三十六章 知進退

第三十六章 知進退

    “同樣來自播密?”錢楷眉頭舒展,浮上欣喜,“是那位前輩?”

    “對,就是他!蝽旤c小說,”周秋山木訥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我費盡口舌,終于讓前輩相信我們的誠意,答應一起去探索那處佛光升騰之地!

    對話之中,他們注意到孟奇略顯疑惑的神情,于是錢楷笑道:“申兄,秋山尋到的幫手是位絕頂強者,實力強橫,手段出眾,讓我等折服,衷心敬佩,呵呵,他同樣來自播密,不知你識不識得?”

    “姓名為何?綽號是什么?”孟奇在播密認識的人只有寥寥幾個,壓根兒不覺得自己會認識,僅是隨口一問。

    錢楷笑道:“前輩姓盧名江,躲在播密多年,昔日名號不顯,如今自號‘余生居士’!

    “余生居士,嘿,安度余生,為何還來魚海湊熱鬧!泵掀孑p笑一聲。

    周秋山道:“目前除了西域幾大派的強者,各方高手尚未抵達,絕頂高手大有所為!哪怕選擇安度余生,哪怕得不到神掌傳承,能分潤幾件伴生的佛寶亦是極好,這類寶物總是多多益善!

    “不知他實力如何?”孟奇把玩著茶杯。

    錢楷正色道:“我們遇見盧前輩時,他與修羅寺十三名阿修羅之一的‘難陀龍王’打成平手!

    他語氣里透著明顯的敬佩。

    修羅寺大阿修羅“蒙南”以下有四大阿修羅王、十三名阿修羅和二十名修羅,其中,“難陀龍王”在阿修羅里亦能排在前列,被認為將來有望突破至宗師,成為阿修羅王,能與他戰成平手,盧江的確實不可小覷!

    “若盧前輩能在這次有所奇遇。將來宗師可期!敝芮锷轿⑽㈩h首,頗有招攬之意。

    孟奇笑了笑道:“播密廣闊,時常雞犬相聞,人不往來,某倒是未曾遇見過他!

    錢楷和周秋山同時點頭,覺得理所當然,播密乃沒有法度的地方,若兩名外景相遇,實力相差過多,強者肯定會出手“黑吃黑”。申豹還能活著就說明他并未遇到過強者,或者遇到時,旁邊有依附的強者。

    后者可能較小,所以申豹沒見過盧前輩很正常!

    錢楷正待說話,耳朵突然微動,直接起身,臉上堆滿笑容:“盧前輩來了!

    孟奇不知誰是盧前輩,街上來往又多有外景,直到錢楷說話。才明白踏入酒樓那人是盧江。

    嘿,倒是個熟人!

    周秋山亦跟著站起,與錢楷一起打開房門,迎到樓梯處。恭敬道:“盧前輩好找了!

    他之前并未留下見面的地點,但如今魚海人煙稀少起來,隨便問問人就能順著找過來。

    一道蒼老沙啞的聲音道:“修羅寺挑釁之舉愈發猖獗,老夫怕誤了機會。不想耽擱!

    他坦然承受著錢楷和周秋山的畢恭畢敬,邁步走向半敞開的房門,只覺里面有一道略感熟悉但又透著陌生的氣息。

    “前輩果有決斷!卞X楷笑著贊美!氨R前輩,里面有一位同樣來自播密的朋友,將與我們一起聯手!

    “哦,來自播密?不知老夫有無見過他?”蒼老沙啞的聲音語氣淡然,似乎僅是隨口一問,高高在上。

    錢楷陪著笑,推開房門,低聲道:“申豹申兄,盧前輩來了!

    “申豹……”走到門口的盧江突然頓住。

    他身罩黑袍,招風耳,三角眼,臉上皺紋縱橫交錯,正是因孟奇得到解脫的“看門人”!

    盧江只見正對面坐著一名青衫男子,五官普通,透著幾分冷峻之意,此時他嘴角勾起,露出幾分玩味的笑意。

    申豹?

    申豹是他?

    這一瞬間,盧江仿佛重回當初,畫門打開,無法想象的磅礴氣息透出,壓動虛空,恐怖懾人!

    “申兄,這位便是盧前輩!卞X楷介紹著。

    說完,他感覺有點異樣,回頭一看,只見盧江愣在門檻邊,滿是皺紋的額頭密密麻麻都是汗珠。

    內外交匯后,元神壯大,對的控制極強,已然很少出現汗流浹背的情況,盧江的異狀讓錢楷和周秋山又驚訝又疑惑。

    “盧前輩,怎么了?”他們小聲問道。

    盧江張了張口,卻沒有發出聲音,幾經艱難,終于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申前輩,咱們又遇到了,人生真是何處不相逢!

    申,申前輩?錢楷和周秋山這才明白盧江驚恐的源頭,下意識望向孟奇,驚疑不定。

    能讓與難陀龍王平手的老怪物盧江如此恐懼,申豹究竟是何人?有怎樣的實力?

    一時之間,他們猜測紛紛,望向孟奇的眼光多了幾分畏懼。

    他藏得真深!

    孟奇輕敲桌面,故意模棱兩可:“神掌總綱出世,某豈能不來?”

    盧江陪著笑道:“是我等自不量力,但也沒有奢望神掌,只想尋到一兩件伴生佛寶!

    這時,錢楷冷靜下來,呵呵笑道:“申兄原來真人不露相,那我們探尋之事更加穩妥了!

    篤篤篤,孟奇敲著桌面,腦海內轉過無數念頭。

    明知自己“神秘強大”,還敢邀請,不怕事成被滅口,他們怕是多有依仗……

    若周秋山真是神話的“賜福天官”,就能說得通……

    我雖然有森羅萬象門,但還未與云鶴真人溝通過,萬一他對如來神掌不敢興趣或者不相信呢?

    而且總綱現世,“天帝”只要能夠脫身,必然前來,或者就潛藏在暗處,讓周秋山等人于明面打探……

    比了比雙方可能的“底牌”,想了想之前摒除貪婪的決定,在錢楷、盧江和周秋山坐下前,孟奇忽然起身。朗聲笑道:“某還是不摻合你們的事情!

    不管是不是陷阱,這事都不能摻合!

    人生不能存僥幸之情!

    不能因貪婪蒙蔽心靈!

    而且既然認出了“賜福天宮”,自可暗中監視,聯絡仙跡,等待神話聚集,給他們致命一擊,何必現在蹚入渾水?

    他負手走向門邊,因為剛才的形象“強大神秘”,錢楷和周秋山不敢阻止,只是竭力規勸。而盧江吐了口氣,不用和申豹一起探索,真是人生太幸!

    與盧江擦身而過時,孟奇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

    蹬蹬瞪,隨著孟奇走下臺階,錢楷回頭看著盧江:“盧前輩,申前輩究竟是何來歷?”

    盧江想到剛才那讓自己頭皮發麻的一眼,猶豫著道:“老夫也不知,但他極其恐怖。非老夫能夠力敵!

    不管他是隱秘法身,還是依仗什么神兵器物才能有那樣的氣息,只要能催動產生類似氣息,自己就遠遠非是敵手!

    “這樣啊……”周秋山若有所思點頭。

    …………

    街上人流越來越少。不知多少酒館店鋪關門,尚打開著的都是外景強者自備酒水食物。

    孟奇逛了一圈,打探到不少消息,在傍晚時分回到廣陵街那處院子前。江芷微已等待在那里。

    緩步過去,兩人并肩而行,江芷微傳秘音道:“本門暫時只有‘枯木榮華’余師叔祖和‘南明火尊’許師伯在此。尚不知后續會有哪位長輩來……”

    她將洗劍閣搜集到的消息一一告知了孟奇,包括魚海貪汗一帶哪些地方升騰過佛光,目前各派各家大概來了哪些外景。

    孟奇也將自己遇到錢楷之事道出,并提醒江芷微,根據齊正言的判斷,周秋山很可能是“神話”的賜福天官。

    江芷微點了點頭:“我會讓宗門注意!

    “既然神話來臨,你也該想想自己究竟打算做什么了,若是像我一樣藉此找人切磋,那就避開他們,如果試圖摻合進去,就得考慮下怎么做了!

    若妄圖以一己之力攪混水,得漁翁之利,以孟奇目前的境界這還差得比較遠。

    孟奇沉吟道:“神掌總綱和伴生佛寶非我力所能及,至于能做什么,得問問別人!

    必然得和仙跡溝通好,知道他們來了哪些人,打算怎么做,讓自己如何配合,只有這樣,自己才不會像沒頭蒼蠅般東打一耙西扯一把。

    “仙跡”得到總綱,就等于自己得到,所以孟奇打算盡量配合!

    當然,若仙跡覺得太危險,自己幫不上忙,也顧不了自己的安全,且無法輔助圍殺九天雷神,那自己還是盡快遠離比較好。

    神掌總綱對自己的吸引力還不如玄功和元始金章的法身篇!

    不等江芷微說話,孟奇又道:“我打算再入森羅萬象門,和云鶴真人好好溝通!

    之前讓明光與明虛回去請云鶴真人只是初步,在不知道外界的情況時,云鶴真人出手的可能極低,總不能自己說有總綱現世就有總綱現世吧?

    所以,孟奇準備云鶴真人到了門邊后,親自進去溝通。

    江芷微沒有多說什么,與孟奇繞著街道行走,試圖甩掉別人的注視,找機會取出森羅萬象門。

    繞行之中,孟奇刻意往老曹酒店而去,打算順便找謝酒鬼聯絡仙跡。

    街道空曠無人,還未靠近老曹酒店,孟奇的目光就凝固了!

    里面所有物品皆變得粉碎,無人例外,地面足足矮了三寸,似乎只要有風吹過,老曹酒店就會直接坍塌。

    最為重要的是,謝酒鬼不見了!

    “外景威力集中之下的交手……”江芷微做出了判斷。

    孟奇在酒館附近找了一圈,沒發現謝酒鬼留下的暗記,內心頓時變得凝重。

    “出了什么事?”

    “是修羅寺的挑釁,還是他身份暴露了?”

    沒敢在此地多停留,孟奇與江芷微穿過這條街道,確認沒被跟蹤和監視后,取出森羅萬象門,用約定好的開門節奏打開,免得被云鶴真人“全力出手”。

    孟奇進入后,江芷微將萬象門收入芥子環內,隨意漫步。

    此時夜色已然深重,忽然,遠處有道光芒沖霄,色成金黃,澤如琉璃,透著清凈解脫的佛意!

    “又是佛光升騰?”(小說《一世之尊》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并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捕鱼大师现金版 35选7基本走势图 股票融资融券 快3开奖 正版马会免费资料大全 丫丫陕西麻将下载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综合 黑龙江体彩6 1中奖规则 好旧子平特三连肖论坛 哈灵上海麻将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