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以刀闡理

第一百七十九章 以刀闡理

    孟奇想歸想,還是側身指著段瑞道:“鐘神醫,這便是患了離魂癥的段瑞!

    “不是段復生嗎……”馮元靜脫口而出。

    孟奇哪會猜不到真實情況,忍住笑道:“也可以這么叫他!

    鐘太平作為半步外景,還未入房門便感應到床上躺著一人,被封住周身穴道,進來略略一看,就已明白他是病人,剛才僅是轉移話題之用,聞言走到床邊,拿起段瑞的左手,食指中指以很奇怪的姿勢搭在手腕處把脈,神情專注,收起了剛才的種種情緒,惹得孟奇等人都不敢說話,安靜等待。

    過了片刻,鐘太平收回兩指,拿出十來根銀針,分別插在段瑞不同的穴道,連變九次之后,段瑞的表情變了,臉龐肌肉扭曲,雙眼迅速幽深,幾乎看不到瞳孔,漆黑一片。

    “我要殺了你!”他凄厲喊道。

    剛才的刺穴當中,他的部分穴道被解,已能開口說話,張嘴欲要噴出“唾沫”。

    鐘太平乃半步外景,銀針又插在他的身上,豈會不知?真氣一變,當即讓段瑞“閉嘴”,然后收回銀針,看著雙眼漸漸恢復正常的他,神情若有所思。

    這一連串變化看得孟奇暗自點頭,“九不神醫”性子古怪倨傲歸古怪倨傲,但這份醫術當真非同小可,神醫之稱名副其實!

    孟奇還未說話,馮元靜就忍不住開口詢問:“鐘伯伯,可是離魂癥?”

    她這樣的表現引來馮斌的注目,但并未多話,不知是什么想法。

    鐘太平捋了捋山羊胡子,慢條斯理地道:“確實是離魂癥,蘇少俠,還請將事情原委講一講,這離魂癥可是有不少種類的!

    此乃望聞問切之“問”。

    孟奇將自己遇到的、從段瑞口中知道的事情一一描述。只是掩蓋了真常盜經這個起因,以及段瑞修煉的可能是《易筋經》。

    老實說,他覺得頗為奇怪,《易筋經》乃改善資質,提升武功招式品階的絕世神功,但主要是作為輔助,以改善自身擁有的真氣,根本不可能像段瑞這樣以此練出真氣,而且還是陰毒可怕的魔道真氣,莫非他隱瞞了什么?他的義父還教過他一套不錯的魔功。然后靠著《易筋經》提升了品階和威力?

    馮元靜尚是第一次知曉段瑞的身世與武功來歷,又是同情又是猜測,覺得他瘋子般的義父是罪魁禍首,他的九個姿勢乃離魂癥的根源。

    馮斌微微頷首,若是武功引起的離魂癥,只要不再習練,倒是不怕,以段瑞的資質,修煉別的功法。一樣能突飛猛進!

    鐘太平捋著山羊胡子,點了點頭道:“離魂癥的一大種類是‘一體雙魂’,自古有之,有的天生如此。胎中之迷帶來,有的是被‘借體還魂’,遇到類似情況,須得找精擅靈魂元神之道的高手幫忙定住多余之魂。然后靠符篆藥物等配合,強行拔除或消弭,能夠根治。只是多有危險,稍不留神便會傷及剩下靈魂,留下不可彌補的隱患,老夫治愈的一例離魂癥便是‘一體雙魂’!

    “不過聽蘇少俠的描述,觀段公子之脈象與表現,當能排除一體雙魂!

    馮元靜最開始聽得非常緊張,等鐘太平說可以排除這個可能時,長長地松了口氣,同時暗自埋怨,鐘伯伯恁個廢話,直接講到底是什么原因便可,讓人平白無故擔心!

    孟奇不動聲色聽著,心中卻想到自己,若自己穿越而來時,原本的蘇子遠靈魂并未消散,那就是一體雙魂,又一名精分患者了,不知道顧小桑顧妖女是什么類型……

    鐘維探頭探腦看著床上的段瑞,不知是羨慕還是同情,他修煉的功法如此強大,小小年紀便能戰勝六七竅的強敵,真是令人心生向往,可弄得自身這樣狼狽,連身體和行動都無法掌控,實在可悲。

    “……段公子的離魂癥可以初步判定……”鐘太平有著不少大夫特有的啰嗦,講了一大堆后才步入正題,“他本身心性淳樸,踏實善良,但修煉的魔功能潛移默化改變人的心性和行事之法,或者說增強人偏激、墮落的部分,與他本身非常矛盾,互相抵觸,久而久之,在他沒察覺的情況下,這種抵觸,這種下意識的保護越來越強烈,以至認為魔功增強的偏激部分不是自己,將它排擠出來,兩者初步割裂,出現離魂癥!

    段瑞聽得眼淚泛起,視線模糊,原來如此,我不是天生的壞人!

    這就是正統的精神分裂了……孟奇下了結論。

    能增強人偏激心性,以及殺戮等**的魔功不在少數,馮斌和馮元靜對此沒有異議。

    齊正言聽得很專注,嘴唇微抿,若有所思。

    “鐘神醫,你肯定那九個姿勢是魔功?可段瑞的義父不像是好人,就算修煉魔功,亦只會如魚得水,與本身心性矛盾不大,為何他也發瘋了?”孟奇問出不解之處。

    鐘太平搖頭道:“不一定是那九個姿勢,總之有魔功的痕跡!

    嗚嗚嗚,這時,段瑞拼命想要說話。

    孟奇指風一彈,解開他的啞穴,同時讓馮元靜等人注意“唾沫”。

    “我,不,那個邪魔說義父之所以發瘋,是因為他故意隱瞞了修煉出來的真正問題,誤導他改變九個姿勢的順序……”段瑞慌忙道,從之前與邪魔的對話,他可以肯定九個姿勢便是魔功!

    孟奇輕吸口氣,難道不是《易筋經》?或者像《天龍八部》里一樣,高深的佛門武功需要佛法調和,否則就會出問題?可自己修煉金鐘罩沒任何隱患啊……

    改變修煉的順序會出問題人盡皆知,但段瑞這樣正常修煉還出問題的就很少見了,絕大部分屬于魔功——進展快,威力大,容易出問題。

    鐘太平聽到段瑞的話語,輕輕頷首:“知曉根源就容易治療了!

    “鐘神醫,真的能治?”段瑞又驚又喜又激動,馮元靜滿臉喜色。

    鐘太平吹胡子瞪眼:“老夫說能治。那肯定能治!”

    這樣不好的態度反而讓段瑞徹底相信,神醫就該是這種態度!

    “首先你得停止修煉那九個姿勢!辩娞街苯亓水數,“然后再輔以藥石針灸,將割裂的部分壓制吸收,重新融為一體,當然,前提是你本身不能抗拒,不能將他認為是邪魔!

    段瑞愕然道:“還,還得和邪魔一體?”

    這,這算什么治愈……

    鐘太平臉龐一扳:“他便是你。你便是他,除非殺了你,否則是除不去的,但可以重歸一體,讓他成為沒有自己想法的部分,歸屬于你自身的部分,受你控制!

    孟奇也跟著道:“小段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負面部分,人活一世。誰沒點陰暗**?關鍵在于能壓制它,不被它控制,理性對待它!

    “你過去難道沒想過發大財,娶小妾。狠狠欺負平日里關系不好的同門?這很正常,知道它們只是幻想,想過即忘,便是好人一名!

    “‘邪魔’人人都有。端看怎么處理,強行分割是最差的選擇!

    段瑞稍微緩解了驚愕,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不過以他的年紀,還是一知半解。

    孟奇沉吟下,拔出天之傷:“這樣吧,將你自身看做‘陽’,將‘邪魔’視為‘陰’,你分辨一下我這刀是陽是陰!

    見“狂刀”蘇孟要展示刀法,馮元靜和鐘維興致勃勃,屏息等待觀看,馮斌和鐘太平亦是將注意力轉移到他身上。

    跳躍的銀白小蛇收斂,孟奇一刀斬向虛空,風聲消失,刀勢似剛似柔,似陰似陽,仿佛在不停轉化,陰陽互根,難分彼此。

    陰陽三合,何本何化?

    “咦……”馮斌和鐘太平都識得這一刀的玄妙,微微點頭,若自己遇上,恐怕只能強行化解。

    長刀落下,在最后一刻轉陰為陽,化柔為剛,震得房間顫抖,屋頂掉下一蓬蓬灰塵。

    “陰陽互根,從來一體,無法徹底割裂,這便是你和邪魔的寫照,但只要駕馭得住它,駕馭得住自身種種陰暗念頭,你便是你,何來邪魔之說?可曾明白?”孟奇以刀蘊理,淺顯易懂地教導段瑞。

    段瑞總算明白:“多謝蘇公子指點!

    鐘維則沉浸在剛才那一刀里,只覺玄妙不凡,近于法理。

    “他需要至少三個月的藥石針灸治療,搬到老夫府上吧!辩娞截撌制鹕,眼睛看著屋頂。

    孟奇當即道:“好!

    接著,他又問了一句:“鐘神醫,剛才喚醒邪魔的針灸之法可有比較簡便的變通之法?”

    “醫道沒有捷徑!”鐘太平哼了一聲。

    孟奇雖然記住了剛才的九次穴道變化,也感應到真氣的流動,亦只能嘴角抽搐,放棄了學會此法的打算,難道顧妖女會任由自己在她身上扎這么多針?

    鐘太平負手回府,等著孟奇和齊正言送段瑞過來,馮元靜和馮斌亦先過去,幫忙打點。

    “齊師兄,你幫我看著房門,我有話要問段瑞!泵掀嬉娝麄冸x去,轉頭對齊正言道。

    “啊……”齊正言仿佛一下驚醒,“好的!”

    孟奇走到床邊,看著段瑞:“小段,有個問題,你得老實回答我,你義父最初怎么知道九個姿勢的正確順序?”

    “義父告訴我,他得到九頁散落的秘籍時,遇見了一個老和尚,告訴了他正確的修煉順序,但‘邪魔’說他并不相信,讓我先練!倍稳鹄侠蠈崒嵒卮。

    老和尚……孟奇心中一驚:“可曾知道老和尚的樣貌?”

    “義父沒講!倍稳鹧凵裾\懇。

    孟奇皺起了眉頭,當時為了找到《易筋經》和其他手抄秘籍,不少長老首座都去過后山深處,實在難以判定是誰,甚至可能他是暗中潛去的……

    不過可以確認一點,真常的背后確實還有人,少林長老層次有奸細!

    但他為什么要讓段瑞的義父修煉這九頁疑似魔功的秘籍?也是拿他當試驗品?這九頁魔功又是從何而來,真常抄錄的都是少林絕學啊……

    以上判斷都基于段瑞沒有撒謊,孟奇決定再觀察一下。

    將段瑞送到鐘府后,孟奇前往六扇門,打算將段瑞之事告知他們,日后看管還得他們負責,自己不可能一直待在這里。

    行走于長街時,孟奇忽然心中一動,轉身回頭,只見一名羽衣古冠、高鼻薄唇的年輕道士站在不遠處,儼然便是“五方帝刀”清余。

    “蘇施主倒是走得快,貧道追得好辛苦!鼻逵辔⑿。

    孟奇愕然道:“道兄有何事?”

    “主要是心癢,貧道前往茂陵,為的是與人交手切磋,卻卷入事端,不得不先回山門,再次外出,最想比試的便是蘇施主,畢竟當日之約尚未兌現!鼻逵噘┵┑,氣勢堂皇正大,周圍人群下意識就往旁邊避散。

    這小道士奸詐歸奸詐,但確實是不錯的對手,孟奇朗笑一聲:

    “固我所愿,不敢請耳!

    說話時,他氣勢勃發,如出鞘之刀,讓附近人流紛紛躲讓。

    一時之間,長街干凈,只余兩人遙遙相對。(未完待續

    ps:求月票~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最简单平码公式算法 2019年高送转股票推荐 青海11选5 上海天天彩选4 国内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七乐彩杀号技巧规律 股票重组开盘跌停 五分彩万位有什么技 今日上证指数日k线走势分析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