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一世之尊 > 第四十一章 咫尺之內,人盡敵國

第四十一章 咫尺之內,人盡敵國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父皇駕崩了……”四皇子右手一震,仰望電閃雷鳴的皇城,喃喃自語,內心情緒復雜,不知是怒是悲,是輕松是竊喜。[本文來自]

    他原本以為今晚的動靜是魔后強闖皇宮被右相攔截,沒想到老皇帝已經身亡,還是被太子指使,左相下藥。

    劍皇呼吸悠長緩慢,不怒不驚,等待著孟奇繼續講述,若憑他幾句話就相信了,自己和四皇子老早就被人坑到溝里去了。

    周圍侍衛劍客們呼吸變得粗重,仿佛在醞釀著火山般的爆發。

    四皇子直視孟奇,嚴肅凝重地道:“此話當真?”

    “皇上接納絳族少主,欲以魔尊遺物為餌,消滅三位大宗師,然太子察覺,指使左相謀害皇上,左相自覺成為棄子,甘冒奇險,于膳食內下藥,加快精元吸納,使皇上在吸收魔尊遺物時暴斃而亡,其后,左相不愿被太子滅口,將此事告知了邪君,邪君安排七皇子離京,于東南起義軍,自身被我所殺!

    孟奇三言兩語將事情講了一遍,各處關鍵都在,其余事情,四皇子和劍皇肯定能根據自身得到的其他線索腦補出來,也能從事情的邏輯鏈判斷真假。

    說來此事與孟奇有關,若他不劫走巴圖和長孫景,絳族少主就會落入某位皇子手中,讓大宗師們身陷圈套,而老皇帝手中的魔尊晶石會被送出,成為誘餌,第二日清晨,他就沒得吸納,不用暴斃,事情的走向就完全不一樣了,一切皆在他的掌控之中,孟奇需要做的事情僅僅是想辦法破壞和談,難度不可同日而語。

    “有氣魄,嘿……”劍皇冷笑一聲。對魔尊遺物之事徹底了然,若非老皇帝已死,他恐怕會去補上一劍。

    四皇子臉沉如水卻不顯驚亂:“七弟離京,天下紛亂了……大哥狼心狗肺,竟然弒父殺君!”

    旁邊侍衛劍客等的就是這句話,刀劍齊齊出鞘,指向天空,錚錚之聲不絕于耳:

    “太子弒君,皇上被害,還請王爺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救萬民于水火,誅奸邪之亂勢!”

    “還請王爺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救萬民于水火,誅奸邪之亂勢!”

    一聲聲齊喝,氣勢逼人,就是要四皇子表態,帶他們爭奪皇位。

    四皇子右手下壓。厲喝道:

    “為人子,為人臣,孤王義不容辭,必誅奸邪!”

    “愿為王爺效死!”侍衛劍客們高聲呼喊。

    孟奇老神在在。等到他們平息,才踏前一步:“如今有三事,王爺立刻得做!

    得了“君主之劍”的回答,他改口稱呼王爺了。

    “哪三事?”事情來得突然。四皇子準備有點不住,只好做出詢問謀主的樣子。

    孟奇臉色沉靜地道:“七皇子已離京,暫時可以不管。必須馬上做的三件事情是:一,請王爺派人去驛館請陸帥,以太子弒君之事打動他,與他一起去城內軍營,逼征西將軍歸附!

    “此乃頭等大事!”四皇子首肯道,“有陸帥出面,孤王很放心!

    昔年鐵山軍勢大,陸觀麾下皆是良將精兵,故而在他被貶后,皇帝將鐵山軍分割打亂,三成兵士將領被安排在了京師禁軍之中,歸屬征西將軍統率。

    正常情況下,皇權威嚴,這些將領兵士就算再崇敬陸觀也不敢造次,不敢違抗皇令,哪怕陸觀出面拉攏,亦不會有好效果,所以陸觀才自嘲自己無兵無權,幾位皇子拉攏自己沒什么用。

    但皇帝駕崩,局勢紛亂的情況下,若陸觀身邊跟著四皇子這皇權象征,又有太子弒君、七皇子離京的說辭,這些將領兵士有很大可能跟隨陸觀,對征西將軍的命令置之不理,這就是幾位皇子都想拉攏陸觀的原因,以備不時之需。

    到時候占了京師禁軍兩成的鐵山軍一鼓動,黑夜之中,其余兵士難分真假,只能被挾裹,征西將軍徐進根本彈壓不住。

    而且陸觀乃借四皇子的身份拉攏兵將,不會讓四皇子事后猜忌。

    當然,征西將軍是人間巔峰的高手,“稱天劍”宋明等人得跟著去,否則被他面對面搏殺了四皇子和陸觀,玩笑就開大了。

    孟奇微揚腦袋:“第二件事情,請四皇子派手下宣揚太子弒君之事,務必讓京師人人皆知,師出有名!

    最重要的是讓右相做選擇時猶豫,大勢一成,他也無可奈何了。

    “好,孤王不興無名之兵!彼幕首用靼走@件事情的緊急性,莫要被太子倒打一耙,“孟卿,第三件事情呢?”

    他也改變了稱呼。

    孟奇左手按著長劍劍柄他目前扮演的是右手使劍左手使刀的劍客,冷峻無比地道:“趁混亂,殺蕭王,誅太子!

    蕭王是三皇子的王爵名稱。

    此言一出,除了劍皇,眾皆嘩然,沒想到驚神劍小孟竟然如此膽大包天,簡單粗暴!

    “老夫能攔住林老兒,你能殺得掉太子嗎?”劍皇語氣平穩地問道。

    至于三皇子,重要性顯然在太子之下,就算不殺,慢了片刻的他已經失了大勢。

    孟奇昂然道:“若前輩能攔住國師,晚輩必取太子項上頭顱!

    “好!眲首鍪氯缤袆,不再多問。

    孟奇指著羅勝衣對劍皇道:“晚輩這位好友乃蕭王屬下,然屢受猜忌,如今棄暗投明,愿為王爺取蕭王之命!

    “好,真義士也!”三件事情聽完,四皇子內心大定,對著孟奇、劍皇和阮玉書施了一禮,“大哥之事,就拜托了,事成歸來,孤王劍室敞開!

    他開始有條不紊地發號施令,比如通知心腹朝臣,比如隔斷關鍵道路,比如拉攏中立……

    而孟奇三人與劍皇出了四皇子府,奔向同在王侯坊的太子府。

    到了太子府附近,羅勝衣繼續趕路。他要搶在魔后歸來前殺掉三皇子。

    因著四皇子府的耽擱,太子已經得到消息,各處侍衛把守要害,中門大開,傳令通報之人進進出出,宛如大戰將至。

    太子府的防御布置雖然比不得皇城,但亦是層次分明,難以直接闖關,不過孟奇早有盤算。

    他觀察一陣,拉開一段距離。悄無聲息地打暈了一名回報情況的侍衛,剝下了他的衣帽,換在了自己身上。

    “你不知里面的口令,怎么混進去?”劍皇難得地詢問了一句,他不像邪君,對精神幻覺有著很深的造詣。

    孟奇微笑道:“請前輩放心,半盞茶后立刻強攻,引走國師!

    阮玉書則留在附近,作為接應。就像皇城里一樣,免得出現什么狀況而沒有援軍。

    劍皇點了點頭,握住了自身長劍,醞釀與國師一戰。

    孟奇貓著腰。躲在小巷子口的陰影里,等到另外一位回報情況的侍衛經過時,一下躥了出去,綴在他的身后。

    這名侍衛似有察覺;仡^望去,視線卻越過了孟奇,看向他的身后。

    沒有人……他覺得自己太過緊張以至于有點幻覺了。加快腳步,奔到了門邊。

    “口令!”守在門邊的侍衛隊長喝道。

    這名侍衛趕緊道:“今日火燭!

    隊長聽口令正確,輕輕頷首,示意他可以進去了。

    孟奇埋著頭,緊緊跟在這名侍衛身后,同樣入了大門。

    隊長因他們前后站立,以為是一起的,也不多問,也不阻攔說出口令的侍衛未曾對孟奇的跟隨表示奇怪,其他人想當然就覺得他們一伙,同時去探知消息,如今回報情況,當然不用兩個都說口令。

    看著這一幕,劍皇略有動容,微微挑眉。

    連續五個不同的口令,連闖五關,在前面真侍衛的“掩護”下,孟奇順利就靠近了大廳,太子正在里面發號施令,國師和左相安坐,如意僧保護,周圍有十幾二十名一流或準一流的高手。

    他們都能看穿幻形大法,可孟奇與真侍衛一起卻相安無事,只會讓人以為他也是真侍衛里面的大人物哪能認得全護衛?

    太子對刺殺防范很嚴,孟奇等普通侍衛難以入廳,只能在臺階上將自身得到的消息告知內侍,由他們轉告。

    “四皇子去了城內軍營!泵掀嫔硢≈曇魧γ媲皟仁痰。

    那名侍衛聽到聲音,驚訝地看了過來,什么時候臺階上多了一名同伴?莫非是之前就等待在這里,或者剛剛趕到?

    輕功真不錯啊,走路完全沒有聲音!

    這種事情,他哪會想得太多,以為是自己沒注意,自嘲地笑了笑后,向內侍回報消息。

    內侍有條不紊地來回,將消息匯報給太子,將太子的命令吩咐給侍衛,派給了孟奇再去打探四皇子消息的任務。

    孟奇緩緩走下臺階,準備到了前方陰影,就趁人不備,閃入躲避。

    就在這時,慘叫聲不絕于耳,縱使相隔很遠,孟奇亦能感覺到一股鋒銳之勢,暗合法理,劍氣凌云。

    這已經不是凡人招式能夠形容的劍道境界了……

    孟奇暗嘆一聲的同時,國師站了起來,迎了出去,不能讓劍皇靠近,否則他若拼了受傷,很容易殺掉太子。

    “林老兒接劍!”一個呼吸后,兩人在外院遭遇了,劍皇蒼老的聲音傳遍每個人耳朵。

    國師的聲音同樣蒼老,卻透著腐朽:“太子大勢已成,沒有用了!

    勁氣之聲忽然消失,原本黯淡無光的天空,一顆顆星辰亮起,璀璨明亮,將王侯坊照得清冷夢幻。

    “一開始就氣機糾纏,全力出手了……”孟奇明白這是國師的天人交感。

    劍嘯之聲破空,一道彩虹橫跨,赤橙黃綠青藍紫,明艷迷離。

    孟奇輕吸口氣,猛地轉身,抽出刀劍,腳下用力,風一般撲入了大廳。

    剛入大廳,他暴喝一聲:

    “轟!”

    雷鳴動天,剛反應過來的十幾二十名準一流和一流高手忍不住眩暈了一下,只有如意僧無事,右掌握著佛珠,仿佛脹大了一倍,赤紅如血,拍向孟奇胸口。

    忽然,他目光一凝,眼前的高手竟然不做阻攔,腳步一滑,用右胸撞向自己的手掌,宛如自殺。

    砰!

    暗金爆發,旋即黯淡,幾欲破裂,但卻將如意僧震得倒退幾步。

    接近圓滿的第六關金鐘罩在反震反傷之上已然不凡!

    借著如意僧大手印的力量,孟奇身法再次加快,撲向如意僧背后的太子,長劍揚起,閻羅送貼,周圍高手此時才克制住眩暈,圍攻過來。

    劍光乍亮,死氣純粹,看得人心膽一寒。

    太子也算好手,可面對這有進無退的殺招,氣勢被壓,心靈震動,出招變得緩慢。

    劍光消散,太子連退幾步,眉心一點暗紅,直接坐在了椅子上,頭一歪,再無聲息。

    啪啪啪!

    周圍高手趕到,刀劍肉掌齊齊打在來不及變招的孟奇身上。

    可孟奇已經護住了要害。

    暗金再亮,寸寸破損,炒豆子之聲爆響,孟奇假發掉落,身軀一展,一下將眾位高手震退。

    同時,他口噴鮮血,直接將左相射成了麻子。

    他金鐘罩破關,傷勢卻不算太重,腳尖一點某人之刀,直接沖破屋頂,在如意僧等人圍殺前,突破了包圍。

    死者:大安太子。

    死因:重重保護之下被人絕爭一線,一劍刺中眉心。

    兇手:“驚神劍”小孟,亦號“血金剛”。

    評價:咫尺之內,人盡敵國

    ps:第二更求月票,下一張十二點前~——over——>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0c40百家乐 排列走势图五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今天 吉林快3吉林彩经网 湖北快3跨度走势图 超短线每天只盈利1个点 深圳风采2011024 河北快3和值尾遗漏值尾走势图 手拿葫芦也是八是什么生肖 快乐十分2019121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