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一世之尊 > 第五十六章 兇手

第五十六章 兇手

    黑影從林中竄出,幾有縮地成寸之感,在孟奇反應過來前,就一掌拍在了真永背心。

    這一掌平平無奇,仿佛隨手而為,讓人看不出功法來歷,但真永穴道被封,雙手被綁,根本沒辦法也來不及做出任何有效應對,兩眼圓瞪,嘴巴一張,噴出血霧,軟軟倒地,臉上凝固著愕然的神情。

    “絕對是開竅期的高手!”孟奇瞳孔收縮,從黑衣人的身法動作,初步判斷出了這一點,與此同時,他戒刀一橫,擺出拼命的架勢!

    防御是防御不住的,只有讓這黑衣人明白自己不好對付,敢于搏命,急切之間解決不了,他才會顧慮被真慧喚來的其他僧人,知難而退!

    這道人影穿著夜行衣,只有鼻孔和一雙眼睛裸露在外,拍死真永后,腳步不停,毫不猶豫地向著孟奇奔來,右掌抬起,翻天蓋下,招式古樸,氣勢莊嚴,隱隱有籠罩天地之感。

    孟奇只覺自己無論變化哪種身法,無論踏出“神行百變”里哪一步,都盡被掌風籠罩,避無可避,逃無可逃!

    這是何等的掌法!

    智慧通達,清凈莊嚴,掌含天地!

    孟奇看出這是佛門神掌,練到深處說不得能衍化出“掌中佛國”,鎮壓萬物,故而它看似簡單,卻能封死自己一切后續變化。

    面對這一掌,孟奇清楚地知道,未得刀道真髓的自己,不管是血刀刀法,還是五虎斷門刀刀法,都沒有任何可能斬破這種封鎖,“神行百變”亦是少了法與理的內蘊,踏不出天羅地網,而金鐘罩第四關估計也只能挨得下一掌!

    黑衣人一掌拍出后,毫不懷疑自己能打中面前尚未開竅的沙彌,這是對自己神掌的自信,亦是對自己武功的自信!

    手握般若,心證如來,度盡苦海,彼岸清凈!

    生死之間,幾多恐怖,孟奇卻突地瞇起眼睛,臉泛微笑,似乎在享受這一掌帶來的莊嚴與清凈。

    然后,一抹刀光亮起,世事喧囂似錦!

    這一抹刀光,如詩如畫,映入了黑衣人眼中,他的眼神忽然變得溫柔,仿佛想起了那紅袖暗香,想起了那柔膩軟語,想起了夜半無人之時,佛前長叩,卻喚不回禪心清凈。

    繼而,他的眼神夾雜出了幾分痛苦,似內疚,似自責,卻無半分悔意。

    清凈既斷,般若何存?黑衣人包含天地的掌勢重新歸為了普普通通的一掌。

    不好!黑衣人恍然夢醒,卻已是刀光臨身!

    他瞳孔劇烈收縮,根本沒有想到這看似弱小的沙彌能斬出如此驚艷的一刀!

    光散,人退。

    孟奇左肩多了一個深深的掌印,周身淡金泛起,如龜裂紋,色澤黯淡。

    而黑衣人腹部多了一道深深的傷口,幾可看見蠕動的內臟。

    他左手捂著腹部,有氣層彌漫,不讓鮮血滴落,右掌抬起,仿佛還要再次進攻。

    孟奇沉肩橫刀,又一次擺出拼命的架勢。

    黑衣人往前一步,身體突然弓的愈發厲害,深深地看了孟奇一眼后,猛地一個鷂子翻身,竄入了林中。

    過了七八個呼吸,遠處腳步聲嘈雜傳來。

    “師兄,你沒事吧?”真慧噠噠噠跑了進來,看見真永橫死,孟奇僵硬站著,于是關切地詢問。

    孟奇見他身后有好多位黃衣、灰衣僧人,心中大定,聲音暗啞地道:“過來扶我一下!

    都快站不穩了!

    黑衣人那一掌雖被“斷清凈”破掉了氣勢和韻味,又在戒刀威脅下收回了不少力,但終究是開竅期高手的攻擊,依然拍中了孟奇左肩,拍的他差點金鐘罩破功。

    “兇手絕非初入開竅的高手,否則不是全力的一掌,不會造成如此效果!泵掀鎯刃呐袛嘀谝氯说膶嵙。

    他練成了金鐘罩第四關,靠它削去了大部分掌力,因此并未受到太嚴重的傷勢,只是斬出“斷清凈”之后,有點脫力,畢竟它是外景巔峰級的刀法——雖然孟奇發揮出來僅是開了四五竅的水準。

    真慧趕緊跑到孟奇旁邊,攙扶住了他,跟來的僧人中,一位五官普通的執事僧仔細檢查了真永的死因后,又到了孟奇身前,觀察他的傷勢。

    其余眾僧,則分頭搜索著附近。

    “掌力雄渾,兇手應是開竅里也算不錯的高手!边@執事僧輕輕點頭,“可惜,這一掌他特意掩飾過,看不出是哪門絕學!

    “這位師叔,事關重大,不知真慧對你說清楚沒有,真永與那兇手合謀抄錄出了《易筋經》!”孟奇直截了當地說道。

    黑衣人逃走,己在明,敵在暗,孟奇覺得自己會寢食難安,故而事情有多嚴重就要說的多嚴重,以引起足夠的重視,如此方能盡快找到幕后黑手。

    至于掉下去的“油紙包”,先不說能不能承受得了毒液毒氣污染,光是說出秘籍掉下去,少林寺也肯定會派人下去搜尋——若不說,那秘籍去哪了?是不是藏起來了?

    “什么?《易筋經》?”問話的執事僧大驚失色,周圍聽到孟奇所言的僧人亦是如此,各種表情有之,卻都同樣的震驚和難以置信。

    “是的!泵掀婷摿Φ臓顩r好了點,將事情原原本本地講述了一遍,聽得前來救援的僧人一個個又驚又愕,仿佛魔土降臨了清凈之所。

    “事關重大,事關重大,玄元,你快去菩提院稟報,玄華,你去戒律院!泵掀婷媲暗膱淌律樕l白,禪心動搖地吩咐著,這恐怕是立寺以來,第一次有人真正地盜出了鎮派幾寶之一。

    等兩位黃衣僧離開,他看了孟奇一眼道:“兩位師侄,事關重大,還請你們諒解,我現在要搜你們的身!

    這是怕他們串通供詞,捏造了秘籍滾落山崖的事情,卻是將《易筋經》抄本暗藏。

    孟奇自然要展示清白,免得被人懷疑上,反正自己身上沒有任何怕被發現的事物——由于要練金鐘罩,血刀刀法、神行百變的秘籍都是藏在禪房中的。

    “弟子理解,不過,師叔,還請盡快派人搜查眾僧,開竅期能自如行于寺中,必是我少林弟子,而且弟子也肯定他用的是佛門神功!泵掀孀钕氲氖亲コ鰞词,因此特意催促,“弟子的戒刀斬中了他的腹部,傷口極深,短時間內難以愈合,還請師叔讓人檢視每一位僧人的腹部!

    “事情緊急,須得防止他趁亂割傷別的僧人腹部,混淆視聽!

    “你,你斬中了他的腹部?”這位執事僧愕然反問,不敢相信一個剛拜師不到一年,肯定還未開竅的小沙彌,能傷到一位開竅期的高手。

    剛才孟奇描述戰斗時,為了掩飾自己的阿難破戒刀法,說的是含含糊糊,周圍僧人都以為黑衣人是被他的拼死之意和自己等人的趕到嚇退的,誰知,他竟然傷到了開竅期高手!

    “師叔,事有湊巧,還請先行搜查和檢視!泵掀婺臅唧w講述,接著,又補充了一句:“師叔,弟子相信那黑衣人就是附近院落的僧人,他必是聽到真慧的喊話后,仗著熟悉地形,搶先來滅口,否則,若他一直埋伏在附近,哪會給真慧報信的機會?”

    “可他穿著夜行衣,我們趕來的也很快……”執事僧有些不信,若是加上換衣服的時間,熟悉地形的優勢就被抵消了,兇手根本沒有行兇和逃跑的機會。

    孟奇猜測道:“可能他今晚正是穿著夜行衣與真永交接秘籍的,回去之后,還未來得及更衣……師叔,搜尋和檢查時,也看一看附近院落誰沒來!”

    他越說越覺得有道理。

    “阿彌陀佛,就按他說的辦!边@時,一位身披紅色袈裟的老僧走了進來。

    執事僧趕緊雙手合十:“見過無得師叔,弟子立刻照辦!

    老僧輕輕頷首,示意不必多禮,然后看向孟奇和真慧,宣了聲佛號道:“老衲得罪了!

    他右手伸出,凌空一抓,孟奇和真慧的僧袍頓時鼓脹起來,似有輕風拂體。

    “真慧,你帶我重走一遍你剛才報信的道路!睙o得右手收回,確認孟奇和真慧身上沒有秘籍。

    讓真慧帶路,怕的是剛才的報信乃他們趁亂藏匿秘籍的掩飾。

    真慧老實巴交地看了孟奇一眼,擔心自己離開會讓師兄摔倒。

    孟奇對他笑了笑,動了動手腳,示意自己已經恢復了不少力氣,他這才與無得一起離開崖邊。

    其余僧人開始搜尋懸崖和林木之間的每一處,亦將手伸出了崖外,摸索峭壁上的縫隙,不放過任何地方。

    過了一會兒,無得帶著真慧返回,向孟奇詢問兇手出招時給他的感覺。

    孟奇老老實實將自己的感受說了出來,無得越聽越是黃眉深皺,沉吟道:“類似的掌法可是不多……”

    這時,之前離開的執事僧也走了回來,身后跟著孟奇和真慧的師父玄悲,以及孟奇熟悉的武僧院授業僧真妙。

    真妙的表情很奇怪,憤怒,悲傷,疑惑,震驚,無法置信,皆有之,那位執事僧亦是類同,只有玄悲,臉上不見任何波動。

    “無得師叔,剛才搜尋院落時,弟子等人發現真常自盡于禪房,腹部有明顯傷口,只留下遺書一封!眻淌律A報并遞上遺書時,深深地看了孟奇一眼,他竟然能傷到這一代中最強的弟子真常!

    真常?大師兄?孟奇震驚非常,不敢相信一個按部就班就前途遠大的僧人會與真永做出這等事來!

    而且是自殺嗎?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体彩排列五最准十专家 福建十一选五前一遗漏 投资理财的三种方式 今日股市行情i 内蒙古快3时时彩 武汉麻将必胜绝技 意甲积分榜最新战报 pc蛋蛋首页 腾讯欢乐捕鱼金币修改器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