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一世之尊 > 第五十章 艱苦的修煉

第五十章 艱苦的修煉

    牢房之外,氣息散逸,雖非真正的火焰焚身,但很熱很熱,孟奇只覺皮膚滾燙,如同火灼,汗水止不住地外淌,從額頭起,劃過臉龐,劃過嘴角,與上身汗流交匯而下。

    頭暈暈,腦袋發脹,孟奇勉強定神,維持住金鐘罩第一關的行氣路線,分外慶幸自己有鐵布衫打底,否則肯定已經皮膚“燙傷”,水分流失嚴重,無法堅持了。

    這可比蒸桑拿恐怖不知多少倍!

    內力不斷地運行著,孟奇覺得肌肉好像在一點點“溶解”,不斷“重組”,由內而外,配合著金鐘罩對自身的“改造”。

    丹田處,亦重新開始凝練。

    汗水蒸騰,孟奇的視線變得模糊,覺得眼前的場景都在晃動——這是金鐘罩每一關修煉時針對雙眼的部分,當然,以第一關而言,只需要在這種環境下睜開十個呼吸的時間。

    從未有過的折磨和煎熬,讓孟奇下意識看向牢籠內,似乎在渴求火鵠往內移一移,遠離自己,讓這里的高溫稍微降低一點。

    全身赤色羽毛的火鵠仿佛感受到了孟奇的目光,眼睛睜了睜,往他的方向蹭了一步,于是高溫更甚!

    這死鳥!孟奇暗罵了一聲,不敢再看火鵠,生怕它再次往自己這邊移動。

    十個呼吸過去,孟奇閉上雙眼,努力地讓自己忘記高溫的煎熬,忘記皮膚肌肉的不適,忘記周圍的種種,全身心地沉浸于金鐘罩的修煉。

    不知過了多久,“阿彌陀佛”的聲音傳入孟奇的耳朵,恰好是他結束一個周天的間隔。

    “師父!泵掀姹犻_眼睛就看到玄悲立于自己身前。

    玄悲輕輕頷首:“可以了,今日的修煉到此為止。你能夠撐一天,也是出乎為師意料!

    “一天?”孟奇聲音沙啞地問道,內心異常驚愕,自己竟然撐了一天?

    同時,他結束了調息,緩慢站起,只覺渾身疼痛,雙腿發軟,恨不得立刻找個涼爽的地方躺下睡一覺。

    玄悲常帶憂郁的臉上泛起一絲笑容:“為師原本認為你最多能承受兩個時辰,可你足足堅持了五個時辰,毅力可嘉,不似表現的那么跳脫浮躁!

    我有的時候只是苦中作樂,舒緩心情,其實心里都明白……孟奇暗暗為自己爭辯了一聲,可剛一邁步,就差點趴下,因為實在是太熱太暈太虛弱了。

    玄悲袖袍一揮,有風自無名處起,穩穩托住孟奇,避免了他的摔倒,讓他走出了火鵠牢房的范圍。

    涼爽襲來,孟秋頭腦為之一清,頓時覺得自己又活過來了!

    “不過也別強自支撐,容易傷了身體,五個時辰就可以了!毙咴谇胺,隨口對孟奇說道,“這樣一來,你半個月后當能練成金鐘罩第一關,前三關加起來也不會超過三個月!

    三個月啊……孟奇皺了皺眉,因為不知道下次輪回任務還有多久到來,若有個一年半載,自然無憂,要是還像上次一樣,只有一個月,那自己的金鐘罩就頂多能練成第二關,并無實質上的提升。

    還好有暴雨梨花針保命!

    孟奇只能這么想了,因為金鐘罩是那種根基雄渾,進展緩慢的神功,正常修煉的話,前三關起碼得一年,就算自己有蓄氣小成的底子,恐怕也得六七個月,如今能在三個月內練成,還抱怨什么呢?

    一路無話,孟奇拖著虛弱無力的身體回到了玄悲所處的小院,直奔水缸,拿起木瓢,喝了整整兩瓢才緩解了缺水的狀況。

    進了禪房,孟奇看到真慧正在打坐,臉含微笑,專心致志,竟有幾分禪意。

    這家伙莫非真適合修煉“拈花指”?孟奇呆了呆,旋即找出靈芝補氣丸吞服下去,然后盤腿打坐,調理身體,補充內息。

    晚膳時,孟奇爆發出了有史以來最強的“戰斗力”,吃的食物之多,讓他自己也驚訝。

    而吃飽喝足后,白天艱苦修煉了一天的孟奇,分外困乏,只想在通鋪上躺尸——少林崇尚苦修,哪怕玄悲這種長老的獨屬小院,也和雜役院、武僧院沒有實質上的區別,若非為了保密和方便自身的修煉,恐怖連單獨的小院也不會有。

    “師兄,我繼續打坐去了!闭婊叟d致勃勃地給孟奇說了一聲,直接躥回了禪房,半點也沒有對修煉的抗拒。

    見狀,孟奇嘆了口氣,轉身步入院中,找到了一把戒刀,就著清冷的月光,練習起“血刀刀法”。

    不能懈怠!輪回任務可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開始!

    “血刀刀法”對步伐,對出招的角度都非常重視,講究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如此才能讓刀法怪異至極,每一刀都從不可思議的位置斬出,而這與孟奇的“神行百變”相得映彰,練習起來互相促進。

    練了好幾趟刀法后,疲憊的孟奇停了下來,大口喘著氣,打算休息一下。

    這時,他眼角余光看到玄悲正站在禪房門口,不知站了多久。

    “師父!泵掀孚s緊雙手合十。

    玄悲點了點頭,難得地露出滿意神色:“很好!

    說完,他就轉身步入了自家禪房。

    孟奇暗暗得意了一下,調息片刻,繼續練習起刀法。

    …………

    日復一日,孟奇重復著火鵠牢房、玄悲小院的兩點一線生活,只覺金鐘罩運轉越來越順暢,身體隱隱有了奇怪的改變,也順利在第十三天時練成了第一關。

    這日,孟奇盤腿坐于火鵠牢房前,體表汗珠稀少,映著少許金黃。

    高溫雖然依舊,但孟奇的難受緩解了不少,不再頭腦發暈,皮膚也沒有了灼燒之感,體內亦平和了許多。

    突然,孟奇丹田處泛起一層金黃,似有輕微聲音響起。

    響聲之后,金黃褪去,孟奇睜開雙眼,滿足地動了動脖子。

    第二十九天,金鐘罩第二關練成!丹田重新凝練完畢!

    玄悲仿佛一直守于此處,并未離開,見狀微微頷首:“不錯,明日開始第三關的修煉!

    “師父,第三關還是這里嗎?”孟奇站起身,關心地問道。

    到了現在,他每次修煉后的虛脫感好轉了不少,至少不會無力到走路都會摔倒了。

    “前面那個牢房外!毙醚凵袷疽。

    孟奇循著他的視線望了過去,發現正是自己之前注意過的那間,寒氣彌漫,地上一層冰晶。

    之前是“熱”,現在是“冷”?

    玄悲緩緩開口:“里面關著的是‘寒龜’,你要借助它散逸的寒冰氣息修煉第三關!

    “是,師父!泵掀娲蛄恐情g牢房,看到了一只背著淡藍色龜殼的巨龜,里面雪花飄飄,冰晶遍地,與一墻之隔的火鵠牢房形成鮮明對比。

    回到小院后,玄悲將令牌給了孟奇:“每日來往,你應熟悉了,日后就自行前去修煉吧,等第三關練成,再告訴為師!

    孟奇點頭稱是,畢竟這一個月來,自己修煉時,師父都在旁邊守著,耽擱了他不少時間,現在自己金鐘罩第二關練成,也熟悉了那里的環境,正該自力更生了。

    …………

    翌日,孟奇手持令牌,順利進入了舍利塔,到了第一層關押“寒龜”的地方。

    剛剛踏足進去,孟奇就感覺到刺骨的寒意,比以往經過的每一個冬天都冷,像是連骨髓都要被凍結起來。

    他照例赤著上身,瑟瑟發抖地盤腿坐下,運轉金鐘罩第三關心法御寒。

    這一次,孟奇沒再去看“寒龜”,“懇請”它往里退一退,免得帶來相反的后果。

    可是,煉著煉著,孟奇卻感覺愈發寒冷,仿佛自己的第三關心法都白練了一樣。

    睜眼望去,他發現不知什么時候,寒龜已經悄然移動到了鐵欄附近。

    這該死的妖怪!孟奇咬牙切齒地暗罵了一聲。

    “哈哈,愚蠢的人類,不知道這只死烏龜報復心最重嗎?它不過淹了一座城,就被關在這里幾十年,怎么可能看你們人類順眼?”聒噪的聲音從對面傳來。

    孟奇正好是淬煉眼睛的時候,透過寒氣,看到了一只趴在牢籠上的小鳥。

    它長得非常丑,身體圓滾如球,兩只翅膀短小,覆蓋著黑色的羽毛,頭上沒有鳥喙,而是魚類般的嘴巴。

    “看什么看?咱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道號‘垂翼子’,乃鯤鵬一族的后裔!”小鳥蹦蹦跳跳地說道,“你一定很奇怪咱為什么前些天不找你說話吧,像咱這么高傲的鯤鵬,是隨隨便便和人類說話的嗎?”

    孟奇沒有理它,閉上眼睛,專心致志地修煉。

    “嘖,小和尚,靠死烏龜的寒氣修煉有什么用?怎么也得找寒螭啊,哈哈,到時候,你就凍成冰渣了,死的不能再死……”小鳥“垂翼子”壓根兒沒有孟奇在修煉的自覺,繼續絮絮叨叨。

    “你這個姿勢擺的好丑,你們人類真是沒有一點品味……”它從頭到腳挑剔著孟奇,足足說了有一個時辰。

    “小和尚,練金鐘罩這種烏龜殼功夫有什么用,不如將咱放出來,咱自有好處給你……”

    孟奇只覺噪聲入耳,讓自己心浮氣躁,想要跳起來找東西塞住這家伙的嘴巴,實在太吵,太能說了!不知道修煉時需要清凈嗎?

    “說到好處,咱鯤鵬一族傳承了不知多少萬年,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曾經……”小鳥談性大發,從它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故事講起,這架勢,三個月都說不完!

    結束一個周天后,孟奇猛地起身,準備將“垂翼子”的嘴巴塞住,可是,小鳥異常機警,在孟奇起身的剎那就倒飛回牢房深處,得意洋洋地道:“你以為咱看不出你什么時候運行完一個周天?”

    “哈哈,老老實實聽咱說話吧!”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江苏快3历史开奖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推荐号码 国际米兰意甲排名 打重庆麻将技巧 天津十一选五和值走势 新疆11选5几点结束 十一运夺金最大遗漏 万盈网配资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开奖结果 美女捕鱼短视频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