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十四卷 撒旦王第六二九章 勝負?

第十四卷 撒旦王第六二九章 勝負?

    維魯斯此時心中也全是驚駭,他明明察覺到寧遠的實力并不如他,卻沒想到寧遠竟然這么厲害,特別是頭頂這一座黑色的寶塔,更是猶如萬鈞大山,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東方修行者的法器維魯斯也不是沒見識過,他知道東方修行者的法器有的相當的詭異,威力也大,然而像寧遠手中的這座寶塔,幾乎超出了維魯斯的想象。

    這一刻維魯斯終于知道為什么埃爾斯會死在寧遠手中了,撒旦王果真是名不虛傳。

    “吼!”

    維魯斯雙手抓著巨劍,使勁的抵抗著鎮魔塔,然而鎮魔塔卻依舊在緩緩的壓下,維魯斯的雙腿已經開始微微的顫抖,禁不住再次爆喝一聲,巨劍之上一陣耀眼的白光閃過,鎮魔塔竟然被他頂起了十五公分之多。

    “維魯斯,黑衣主教!”寧遠手中再次印發變幻,淡淡的開口道:“怎么,還要竭力抵抗嗎?”

    維魯斯一邊竭力的抵抗著鎮魔塔,一邊斜眼看了一眼寧遠,沙啞著嗓子道:“撒旦王果真不愧撒旦王之名,看來我是輕敵了!

    “輕敵了!”寧遠微微一笑道:“教廷已經有一位紅衣大主教死在了我的手中,若是黑衣主教也死了,不知道教廷還能不能再壓制的住血族,哦,對了,好像尼古拉教皇也身患重病,或許以后整個西方將成為血族的天下!

    維魯斯牙關緊咬,一聲不吭,不過臉色卻變了又變。寧遠一句話就說到了維魯斯的軟肋。維魯斯不怕死。自從加入教廷的那一刻,維魯斯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然而他卻不能不在乎教廷。

    教廷已經損失了一位紅衣大主教,如今新的紅衣大主教還沒有推選出來,即便是推選出來,短時間戰力也絕對是最弱的,若是他維魯斯也身隕,那么教廷對血族的優勢將蕩然無存。

    “寧先生”維魯斯一字一頓的道:“我為我之前的莽撞向您道歉。事實上今晚我確實沒什么惡意,只是想請寧先生前去梵蒂岡做客而已,我可以對主發誓!

    “維魯斯先生這算是求饒嗎?”寧遠淡笑著問道。

    維魯斯很想說不是,他是教廷的黑衣主教,鐵面主教,一生除了面對教皇,幾乎從沒對任何人彎過腰,服過軟,更何況寧遠確實也算是教廷的仇敵。

    可是若是不如軟,維魯斯相信寧遠絕對有膽子殺了他。一位能毫不猶豫斬殺教廷一位紅衣大主教的角色,豈會在乎再多殺一位教廷的黑衣主教。

    “寧先生。我服了!”維魯斯緩緩的說道:“還請寧先生手下留情,我再次為剛才的冒昧向寧先生道歉,至于醫治教皇的事情,我們教廷會拿出最大的誠意!

    “哼!”

    寧遠冷哼一聲,手中法印一變,鎮魔塔緩緩升空,在空中滴溜溜的轉動,之后慢慢的縮小,又再次回到了寧遠的手中。

    “呼!”維魯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腳下一個踉蹌,差點跌坐到地上,急忙用手中的巨劍撐住,這才站穩。維魯斯身上的衣衫早已經濕透,剛才鎮魔塔在頭頂,維魯斯只覺得好像整個天都塌了下來,那種心悸,就猶如在地獄走了一遭。

    深吸了幾口氣,維魯斯這才看向寧遠,向寧遠深深的彎下腰去:“謝謝寧先生不殺之恩!

    “哼!”寧遠再次冷哼一聲道:“我不殺你不是不敢殺你,只是不想貿然打破西方的平衡,讓血族一家獨大,畢竟我和血族也不怎么和睦,若是有下次,我絕對不會客氣!

    “謝謝!”維魯斯再次道了一聲謝,這才站直了身子道:“寧先生,我再次真誠的邀請您前往梵蒂岡做客!

    “這件事改天再說,你走吧,免得我改變主意,再次斬殺教廷的一位黑衣主教,這個誘惑對我來說可是很大的!睂庍h閉著眼睛,臉上毫無表情,不冷不淡的說道。

    “那那我先告辭了,改天再登門拜訪!本S魯斯向寧遠行了一禮,這才朗朗蹌蹌的向不遠處走去,至于兩人的車子,早已經在剛才的戰斗中變成了廢鐵。

    維魯斯一步一步走遠,漸漸的消失在了夜色中,足足過了二十多分鐘,寧遠這才輕聲道:“白前輩,出來吧!

    寧遠的聲音落下,不遠處的樹林中走出一人,正是白展元,白展元來到寧遠的身邊,看著維魯斯離去的方向道:“寧遠,你怎么不殺了他?”

    白展元的話音剛剛落下,就看到寧遠身子一軟,急忙一把扶住問道:“寧遠,你怎么了?”

    “神識消耗過度!睂庍h輕聲道:“要不然我又怎么會放走教廷的黑衣主教?”

    別看剛才寧遠看上去風輕云淡,維魯斯苦苦支撐,事實上寧遠剛才早已經到了強弩之末。操控鎮魔塔很是消耗神識和真元,若是鎮魔塔能夠一舉把維魯斯鎮壓,寧遠的消耗還能小一些,然而維魯斯不愧是教廷的黑衣主教,竟然勉強抵抗住了鎮魔塔的鎮壓,如此一來寧遠的神識和真元消耗就非?。

    一旦寧遠的神識和真元消耗過度,那么鎮魔塔就會失去威力,而維魯斯縱然狼狽,卻依舊勉強有一戰之力。

    那個時候寧遠雖然察覺到白展元已經到了,卻不敢冒險,畢竟他和維魯斯相聚不過幾米,而白展元卻在他們千米之外,這才能隱匿氣息,瞞過維魯斯,這也虧了西方人不怎么修煉元神,感知差一些。

    在那種情況下,寧遠也只好裝模作樣,找個借口放了維魯斯,若是維魯斯看出破綻,那么他絕對有把握在白展元趕到之前制住寧遠。

    聽到寧遠說神識消耗過度,白展元這才明白寧遠剛才為什么放了維魯斯,之前的震撼才稍微去了一些。

    之前寧遠跟著維魯斯離開,白展元心中有些不放心,就一路尾隨了過來,寧遠和維魯斯的談話白展元是聽得清清楚楚。

    寧遠和維魯斯交手之后,幾個回合,寧遠被維魯斯擊飛,白展元就差點出手,后來寧遠祭出鎮魔塔,竟然一舉壓制的維魯斯毫無反抗之力,白展元心中的震撼真是無以復加。

    在燕京圍剿血族的時候,白展元也曾和克拉克交過手,那絕對是煉神返虛境界的高手,維魯斯的勢力比起克拉克還要強上不少,寧遠一人竟然

    還好,這次寧遠和維魯斯只能算是打了個平局,準確的說寧遠還微微落了下風,要不然寧遠就真的太過妖孽了,他這才是化神中期,就可以和煉神返虛初期高手抗衡,若是到了三花聚頂五氣朝元的境界,那豈不是可以比擬煉神返虛巔峰高手?

    白展元扶著寧遠來到邊上的小樹林,讓寧遠調息了一陣,寧遠這才恢復了些力氣,苦笑道:“我也有些小看教廷的黑衣主教了,果真厲害,若是維魯斯再多堅持三分鐘,我就要撐不住了!

    “你就知足吧,獨自一人,竟然制服了教廷的黑衣主教,這要是傳出去,撒旦王之名將更加響亮了,上次諸葛群、天虛和空智三人對戰克拉克,也只是稍微站了上風罷了!

    “確實該知足了!睂庍h淡笑道,他如今還只是化神中期,距離煉神返虛還有好幾個階段呢,若是依次推算,進階煉神返虛,他就勉強可以和返虛合道的高手交手了,這絕對是非常罕見的,這可是越階挑戰啊,等到了返虛合道,那豈不是可以和金丹高手抗衡?

    當然,這些寧遠只是隨便想想,越是到了后期,大境界之間的差距越大,寧遠也不指望自己在返虛合道初期就可以和金丹高手抗衡,在返虛合道巔峰能抗衡金丹高手就很不錯了。

    看著寧遠恢復了一些,白展元這才問道:“你是讓我陪著你回去還是?”

    “你先走吧,我一個人回去!睂庍h淡笑道:“教廷的黑衣主教不是傻子,萬一他懷疑的話,豈不是穿幫了,我就這么大搖大擺的回去,反而讓他莫不清楚虛實,到時候梵蒂岡之行,我也能安全很多!

    “那好,我就先走了!卑渍乖⑽⒁恍Φ溃骸澳阋残⌒狞c,還記得我告訴過你嗎,你最近有一劫,可能有生命危險,千萬謹慎!

    “放心吧,我可沒那么容易死!睂庍h微微一笑,向白展元擺了擺手,看著白展元走遠,這才站起身邁步向紐約市區走去。

    寧遠一步一步,看上去走的很慢,然而每一步跨出,卻是十多米,速度快的驚人,若是白展元沒走,看到這一幕,絕對會驚訝的嘴巴大張,驚呼出聲:“縮地成寸!”

    不錯,寧遠用的正是縮地成寸,這個法門《金篆玉函》中早有記載,只是寧遠以前境界不夠,沒辦法施展,即便是現在,他也只是剛剛入門罷了。

    寧遠是用縮地成寸,回到紐約市區并不比維魯斯滿多少,寧遠回到紐約市區的時候,維魯斯也只是剛剛回到教廷在紐約的分部。

    “主教大人!”看到維魯斯回來,以為三十多歲的青年急忙迎了上來,恭敬的招呼道。

    “去給我查一下,寧遠有沒有回到市區!本S魯斯緩緩的吩咐了一句,這才進了自己的房間,直接癱坐在了沙發上。(未完待續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 平特三中二赔多少倍 今日股票大盘多少点 三分彩先 科技股有哪些股票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都是死 开元棋牌手机app下载 欢乐捕鱼大战官网 股票怎么玩法 四川熊猫麻将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