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一八九章 寧遠昏迷

第一八九章 寧遠昏迷

    “寧遠,你沒事吧?”陳雨欣一聽那一群盜墓賊,聲音頓時急切了不少:“你現在還在天京是嗎,我馬上趕過來!

    陳雨欣是真的著急了,那一群盜墓賊的身手她可是親自領教過的,而且還差點死在對方手中,兩次都是寧遠幫忙才脫險,聽著寧遠的虛弱的聲音,她的眼前好像已經看到寧遠胸口染血的場景。

    “我真沒事,你不用過來,和天京警方聯系一下就行!睂庍h強打精神,低聲說了一句,就感覺到自己的眼睛有些睜不開了,手中的手機也輕輕的滑落,整個人徹底昏迷了。

    這一次遭遇的伏擊,可以說是寧遠長這么大以來遭遇的最危險的一次危機,比起前幾天隱殺手的刺殺還更加的危險。

    陳福興等人的計劃可以說非常的完美,先用陰煞大陣迷惑寧遠,同時有槍法高手壓制,兩位靈識化形和靈識內斂的秘法高手壓陣,用這樣的組合殺寧遠這么一個靈識化形的高手,甚至有些小題大做。

    寧遠要破處陰煞大陣,本身消耗自然不小,同時要躲避槍法高手,還要小心兩位靈識化形高手的夾起,絕對是九死一生,不,甚至說是十死無生的局面。

    事實上也正是這樣,若不是寧遠在前去燕京之前收復了殷金龍,他真的已經被陳福興兩人活捉了,殷金龍能刺殺靈識化形的高手,手段自然不凡,關鍵時候不僅殺了焦紅英的兩個徒弟,焦紅英本人也被殷金龍殺了。

    也正是因為焦紅英的死才讓陳福興分神,從而被寧遠一招制住,同時寧遠還要隨時防備殷金龍反水,精神一直高度集中。

    這一次他雖然沒有受到什么實質性的傷害,靈識卻嚴重消耗,不亞于受到致命的內傷,玄門中人修煉的就是靈識。靈識嚴重消耗到了一定程度,甚至會影響本身的修為,再嚴重一點,變成白癡也是正常的。

    天地分陰陽。陰陽平衡才是大道,人的身體屬陰,精神屬陽,一個人之所以能正常的思考運動,正是因為精神力的存在,精神一旦消失殆盡,肉體即便是還有生命,也不過是植物人。

    寧遠一直強打精神,給陳雨欣打完電話,終于支撐不住。陷入了深度的昏睡當中,至于什么時候能醒,什么時候會醒誰也說不準,有可能是一兩天,也有可能是三五月。也有可能是三五年

    “寧遠!”陳雨欣發現寧遠突然沒有了聲音,看了看手機,依舊在通話中,一個讓她不愿意去想的結果還是不經意的浮現在了她的腦海中,急忙大喊一聲,然而手機中卻沒有絲毫的回應。

    “寧遠,你究竟怎么了?”陳雨欣焦急的問道。眼眶中已經有了淚光,她和寧遠認識時間不長,卻把寧遠當成可以交心的朋友,而且寧遠救過她兩次,這種情她怎么可能忘。

    想到寧遠可能已經遭遇不測,陳雨欣頓時有些慌神。對著手機喊了半天,手機中才傳了一個青年人的聲音:“您好,寧先生有些疲憊了,已經睡了!闭f完就掛了電話,正是坐在寧遠邊上的斗魚。

    “睡了!”陳雨欣可不會這么認為。她聽著手機中響起的忙音,眼中的淚珠就猶如斷線的風箏一樣,不斷的向下滴落。

    足足過了五分鐘,陳雨欣才突然站起身,擦干了淚水,拿起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出去:“小孫嗎,給我訂兩張飛往天京的機票,盡快!

    掛了電話,陳雨欣補了一下妝,這才走出了辦公室,來到了分局高局長的辦公室門口,輕輕的敲了兩下門,里面傳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請進!

    陳雨欣推門走了進去,高局長正在辦工桌后面寫東西,抬起頭見到是陳雨欣,笑呵呵的道:“小陳怎么來了,你明天就要去京都了,今天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不用上班的!

    對于陳雨欣,高局長不是一般的客氣,陳家在燕京也有一定的能量,可謂是背景深厚,而且這一陣在上江市也算立了大功,擊斃了好幾位盜墓歹徒挽救了同行的生命,雖然盜墓賊依然沒抓住,陳雨欣的功勞卻是實實在在的。

    也正是因為這些功勞,陳家才在背后活動,把陳雨欣調去燕京,眼下陳雨欣雖然只是刑警隊的副隊長,去了燕京可就是副局長了,雖然只是燕京一個分局的副局長,論級別也和他一樣了。

    人家陳雨欣才二十六歲,而他已經快五十了,去了燕京,歷練兩三年,到時候在下放就是下面的的一把手,這人和人果然是不能比。

    “高局,我找你是有事情向您匯報!标愑晷纴淼礁呔珠L的辦工作前面,臉色平靜,不帶絲毫表情的說道。

    “有什么事坐下說,怎么這么嚴肅啊!备呔珠L笑呵呵的一指對面的椅子道。

    “高局,您還記得當時在警局門口槍殺我的那些盜墓賊嗎?”陳雨欣不理會高局長的客套,開門見山的問道。

    “自然記得,難道你有了他們的線索了?”高局長猛然站起身問道,這可是個大案子了,他們現在還一直吊著,陳雨欣調走,從此自然是和這個案子無關,可是他依舊要頭疼。

    “那些盜墓賊到了天京市!标愑晷傈c了點頭道。

    “天京!”高局長聞言松了一口氣,既然不在上江,那他就放心了,那些人簡直不是人啊,太厲害了,就讓天京市的警方頭疼去吧。

    當然,這話他可不能向陳雨欣說,笑問道:“你的意思是?”

    “當時在警局門口,有個人救了我,那些盜墓賊就是去天京報復他的,我的意思是高局能不能派個人和我去天京一趟,和天京警方溝通一下,他現在還在警局接受調查!标愑晷赖。

    高局長一聽原來是這個么個事,當下笑道:“沒問題,你找檔案室的人和你一起去天京,把資料交給天京警方!

    對于寧遠,高局長還是記憶很深的,身手不錯,據說張揚也不是對手,而且分局有傳言,說對方是陳雨欣的男朋友,既然只是協助,他自然樂得送個順水人情。

    “謝謝高局長!标愑晷赖懒艘宦曋x,心中火急火燎的,可沒心情在這兒耽擱時間,就急匆匆的離開了。

    出了局長辦公室,陳雨欣先讓人找到了天京市市局的電話,撥了過去,簡單的說明了一下情況,這才去找檔案室的人。

    天京市市局局長王寶海帶著寧遠一群人正向市局走,走到半路,斗魚就告訴他寧遠昏睡不醒,于是車隊又急忙改道去了市醫院。

    對于斗魚和寧遠幾人,王寶海也不敢太過分,畢竟無論是斗魚還是喬松年明面上都是很有身份的人,因此也沒有沒收通訊工具,把寧遠送到醫院之后,就在醫院開始做筆錄。

    這次的事情說復雜也不復雜,實事論事,也確實他們一群人遇到了截殺,不過對方為什么截殺他們,這個就有些說不清楚了,只有寧遠知道。

    寧遠昏迷不醒,王寶海還真有些頭疼,這次的事情鬧得比較大,他必須盡快給上面一個交代,這種大規模的槍戰影響可是極其惡劣的。

    正頭大呢,就接到了市局打來的電話,說是上江市警方剛才來電了,說前一段時間有一伙盜墓賊在上江市流竄,和上江市警方交過手,同時昏睡不醒的寧遠湊巧救過一位女警,這次可能是對方的報復行為。

    天京市是大城市,對于上江市這樣的小城市一般是懶得理會的,不過這次對方傳達來的消息也確實解了馬寶成的燃眉之急,因此他倒是沒有把斗魚等人怎么樣,只是告訴他們,隨傳隨到。

    見到警方不再繼續糾纏,斗魚和喬松年都同時松了一口氣,他們不知道寧遠的電話打給了誰,但是能影響天京警方,足夠看出寧遠的能量也不算小。

    寧遠住院不久,得到消息的晉軍牢和鐵軍一群人也迅速趕了過來,甚至京云樓的柳夢顏也親自前去探望。

    這么幾個人前去,王寶海是更加的慎重了,他原本以為這群人中最不起眼的就是寧遠,卻沒想到最有身份的反而是寧遠。

    下午五點半,一架從遼海機場飛往天京市的航班在天京機場降落,陳雨欣和一位身穿警服的青年警察從機場出來,給天京市警方打了一個電話,就攔了一輛車直奔天京市醫院。

    寧遠的病房內,晉軍牢和鐵軍、斗魚、喬松年、殷金龍幾人都在,倒是柳夢顏探望了一下就告辭離去了。

    看著在病床上昏睡不醒的寧遠,幾人都有些憂心忡忡,從醫院的診斷來看,寧遠的情況很不妙,精神很微弱,他們卻不知道寧遠的家屬的聯系方式,只能干著急。

    寧遠的手機上是有賀正勛和姚鑫年的電話,斗魚幾人正猶豫著要不要告訴賀正勛兩人,病房門口一位二十五六歲的美女帶著一位穿著警服的青年敲門走了進來。

    “請問寧遠是住在這兒嗎?”陳雨欣進了門就客氣的問道,一邊問著話,一邊向病床上看,一眼就看到臉色蒼白的寧遠躺在病床上,眼眶當下就濕了,不等斗魚幾人回答,就步履蹣跚這向病床邊上走去。

    ps:求月票。

    &nbsp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平码复式三中三公式表 股票历史行情查询 黑桃棋牌官网唯一下载 山西太行麻将大全安卓 天天贵阳麻将 手机网上兼职赚钱日 千炮捕鱼之大圣闹海 免费十档行情炒股软 豪利正规平台棋牌 刘伯温全年料四肖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