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四十六章 有人跳樓

第四十六章 有人跳樓

    PS:書友們,推薦票少的可憐啊,哭求推薦票求收藏。

    江世豪看到寧遠和古風林的神色,也突然間瞳孔一縮,想起當初寧遠的手段,頓時滿身的冷汗襲來,試探的開口問道:“寧先生,這次的車禍是不是有人”

    江世豪的話只說了一半,考慮到譚東林在場,并沒有挑明,不過意思寧遠卻明白,點了點頭道:“這是有人從中搞鬼,八成是沖著我來的,這次倒是讓江總受罪了!

    “哪里!苯篮肋B連擺手道:“寧先生說著話可就見外了,應該是寧先生和古大師跟著我帶災了才對!

    江世豪并不傻,寧遠點頭之后,他就立馬想到,八成是黎川河從中搞鬼。在江世豪心中,上江市除了寧遠,估計也就黎川河有這個能耐吧,而黎川河針對古風林和寧遠極有可能是他們家老四唆使的。

    黎川河的本事,江世豪不是很了解,不過從寧遠的手段他也大概能猜出,黎川河應該也不簡單,他要和他們家老四競爭,黎川河是繞不過去的,對于寧遠這個助力,他是萬萬不敢得罪。

    寧遠淡淡一笑,對于江世豪的回答很是滿意,這次的事情雖然很有可能是黎川河針對他來的,若是江世豪也理所應當的這么認為,那么以后他也不會去幫助江世豪了,最多履行過自己的三個承諾。

    譚東林在邊上聽著寧遠和江世豪的對話,聽的是云里霧里,迷迷糊糊,卻很明智的沒有插話。

    寧遠了解了江世豪出車禍的詳情,也不多問了,黎川河再不濟也是秘法高手,出手自然不可能留下什么證據,寧遠了解的原因,也只是確認一下這件事究竟是巧合還是人為。

    事實上在寧遠心中,除了黎川河之外,還有一個猜測,這次的事情會不會是那位隱藏在復海大學校園的秘法高手所為,他無意中破壞了別人的好事,對方不見得就不會知道是誰干的,畢竟對方在暗,他在明,這種隱藏在黑暗中的對手遠遠比黎川河要讓人擔心。

    這幾天寧遠也曾經占卜過幾次,不過卻毫無頭緒,占卜推算同行的行蹤,往往要比推算普通人難度高的多,特別是比自己修為高的對手,更是難上加難,搞不好還會被反噬。

    寧遠試過幾次,無功而返,也不敢強行卜算,只能小心謹慎,可是這一次江世豪出事,卻讓他不得不再次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這次的事情若是黎川河干的,那么還好辦一些,若是那位隱藏在復海大學的秘法高手所為,就麻煩了。

    寧遠在江世豪的病房坐了兩個多小時,問了車禍的詳情,閑聊了一陣,正準備離開,病房外面卻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緊接著三個人急乎乎的闖了進來,走在前面的正是徐家的徐啟發。

    徐啟發進了門,客氣的向病床上的江世豪點了點頭,就向寧遠和黎川河道:“寧先生,譚老,老太太突然間”

    “突然間腹瀉不止是吧?”徐啟發的話還沒有說完,寧遠就開口打斷了。

    徐啟發一愣,訝異的問道:“您怎么知道?”

    “我自然知道,這是正常反應,不用擔心,晚上的時候再服一劑藥,明天再看!睂庍h也不起身,淡淡的說道。

    看著寧遠淡定的表情,徐啟發也放心了不少,特別是寧遠不等他開口,就一語道破老太太腹瀉不止,看上去早有預料,這就更讓人放心。

    跟在徐啟發身后的是徐家老二徐啟光,他看著寧遠,有些不放心的問道:“寧先生,真的沒事?剛才老太太的肚子突然開始作響,短短的五分鐘,已經去了兩次洗手間了!

    “沒事!睂庍h點了點頭道:“這些都是服藥后的正常反應,不用擔心!

    徐啟發和徐啟光聞言,都下意識的看向譚東林,譚東林也很會做戲,悵然嘆了一口氣,唏噓道:“沒想到這個病,竟然真的被寧遠看好了,真是長江后浪推前浪啊!

    有了譚東林這一句感慨,徐啟發兄弟這才徹底放心,向寧遠和譚東林道了一聲謝,又急匆匆的回去了。

    徐啟發兄弟幾人走后,坐在病床上的江世豪才疑惑的道:“我聽說徐家老太太是因為身體虛弱住院的,整個人已經枯瘦如柴,此時腹瀉不止,真的不礙事?”

    “得!”

    連江世豪這個不懂醫的人都知道,整個人枯瘦如柴,腹瀉不止是很要命的,也難怪徐家人一直不愿意用譚東林的方子了。

    譚東林此時是真的有些感慨,沒好氣的道:“徐家老太太的病癥看上去是虛證,實際是實癥,是因為過度進補造成的,需要瀉實才能康復,不懂不要瞎說!

    “進補過度還能導致枯瘦如柴?”江世豪一愣,更加驚訝了,進補過度,不是應該發胖的嗎,高血脂高血糖之類的倒是可以解釋。

    “物極必反聽說過嗎?”譚東林更是來氣,面對徐家人,他是受了一肚子氣,此時江世豪算是撞到老頭的槍口上了。

    譚東林此時頗是有些怨念極深的怨婦形象,翻著眼皮看著江世豪冷哼道:“不懂醫理,還喜歡瞎咋呼,多少病人,就是被你們這種外門漢的思想耽擱了,這次要不是寧遠想出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辦法,徐老太太也危險了!

    古風林是稍微懂一些中醫常識的,聞言插嘴道:“你們給徐老太換了瀉藥?”

    “大黃而已!睂庍h呵呵笑道:“徐老太的病唯大黃不可治,譚老給開了大黃的方子,徐家人不敢用,我也只好換一個思路,把大黃換成了龍眼,不去外殼,給外面涂抹一些大黃粉,連皮煎熬,讓徐老太太服用!

    江世豪聽不太懂,古風林卻聽得懂,當下一拍大腿,向寧遠伸出一個大拇指贊道:“小師叔,高啊!

    “什么意思?”江世豪插言問道:“龍眼和大黃混在一起,就沒事,那譚老為什么單獨開大黃?”

    “不是大黃和龍眼混在一起沒事,徐家人不讓用大黃,小師叔就換成了龍眼,其實藥方里面也就龍眼一種藥,只是熬藥的時候處理了一下,給龍眼外科涂抹一些大黃粉,煎熬的時候龍眼不去皮,里面的龍眼肉就不會露出來,熬出來的湯藥其實就是大黃湯!惫棚L林解釋道。

    “嘖!”江世豪這下算是明白了,也禁不住伸出一個大拇指向寧遠笑道:“寧先生,您確實高,要是徐家老太太康復,一定要重謝您才行,要不然我第一個不答應!

    “重謝的話以后再說,出了意外我就變成謀財害命了!睂庍h呵呵一笑,站起身道:“好了,不早了,我就先走了,江總不用擔心,好好養傷,其他的事情我會處理!

    “好,麻煩寧先生了!苯篮佬χc了點頭,目送著寧遠古風林三人離去。

    離開醫院,寧遠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譚東林還在邊上嘀咕,要寧遠這個時候去幫他看風水,結果還沒等寧遠答應,一個電話就打在了寧遠的手機上。

    電話是上江市號碼,寧遠接通之后,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傳來:“寧醫生,有時間馬上來復海大學一趟,有人跳樓了!

    “有人跳樓了,趕快找警察啊,人沒事吧?”寧遠也沒聽出來是誰,不過依舊客氣的說道。

    “我就是警察,少墨跡,快點來!睂Ψ接行┎荒蜔,冷哼一聲就掛了電話。

    電話掛點,寧遠這才反應過來是誰,丫丫的竟然是陳雨欣那個女捕頭,有人跳樓,找他干什么,真是陰魂不散。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炒股票App 怎么样互联网赚钱 正版王中王香港资料 股市行情分析软件易看盘 东北填大坑游戏下载k 做互联网金融挣钱吗 非上市公司可以发行 追光娱乐官方正版下载 捕鱼游戏大厅手机版 今日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