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二章 我就是個郎中

第二章 我就是個郎中

    寧遠也看得出,這個江總貌似對自己不怎么熱情,不過卻不在意,他剛才的話也完全是客套,屬于那種隨口應付的話語,第一次見面,他還沒有殷切的就上前給這位江總相面。

    事實上寧遠一直不怎么喜歡風水玄學,總認為這玩意在現代社會用處不大,雖然他懂得東西不少,也發現這里面有不少可取之處,卻主修的醫術,最喜歡的還是治病救人,救死扶傷,對于風水堪輿,算命看相并不熱衷。

    寧遠說穿了如今不過二十歲,他一個風華正茂的小年輕,可不想被人當成江湖騙子,神棍之類的,這一次前來上江市,他也只是想找個穩當的工作,一方面有個安定的收入,另一方面增長見聞。

    江世豪自然不知道寧遠的想法,見到寧遠不過是個毛頭小子,頓時興致缺缺,只是看在古風林的面子上沒有當場離去,招呼寧遠上了車,吩咐司機隨便找一家飯館先吃飯。

    司機也看出來的,自家老板有些小失望,因此找飯館的時候也沒有去預定的地方,而是隨意找了一家,在飯店門口停好車。

    以江世豪的身份,雖然只是隨意找了一家飯館,檔次卻也不低,是上江市的三星級飯店,飯店門口的停車場非常寬大,門面裝修的也是金碧輝煌。

    古風林早就看出江世豪對自己這個小師叔的年齡有些芥蒂,后來表現的冷冷淡淡,自然不忿,他可是知道,自己這位小師叔的本事,別看他年紀輕,事實上卻是他這一門祖師的關門弟子,年初祖師去世,更是繼承了門派衣缽的,算是他們這一門地地道道的門主,掌門人,即便是他的師傅見了,在正經場合也要站在身后。

    現今社會雖然對于輩分之類的繁文縟節已經很不在乎了,但是在杏林界和江湖中,這些規矩還是很重的,特別是一些古老的門派世家,對于這些看得更是很重。

    古風林在門中學藝十數年,雖然只是學到一些皮毛,不過卻也知道自己這一門在江湖中算是比較牛叉的,他們這一門的門主,也就是年前才去世的祖師在江湖上輩分很高,和洪門青幫都有交集,仙逝的時候一百零八歲,是正兒八經清朝末年生人,因此他的這位小時候在現今江湖中也算是大字輩的,輩分很高。

    江湖中有句古話,叫做老師傅,小徒弟,未出門的祖師爺,說的也正是他這小師叔這樣的,年紀雖小,輩分卻高的嚇人,即便是一些七八十歲的老古董,搞不好也要尊稱一聲前輩。

    江世豪對寧遠冷淡,古風林自然有些不悅,因此快進門的時候,特意笑呵呵的向寧遠問道:“小師叔,您看看這個飯店的布局如何?”

    如今社會,但凡有錢人都信命,信風水,即便是不信的,也愿意花錢買平安,江世豪就是風水迷,也粗略知道一些門道,雖然不精,卻也聽得出有沒有道理,古風林這么問,就是想讓寧遠震一震這個江世豪,免得他門縫里看人。

    誰料寧遠卻根本沒這個心思,淡淡的四下一看,呵呵笑道:“不錯,風水寶地,門前車水馬龍,聚財之地,就是不知道里面飯菜如何,我還真有些餓了!

    剛才古風林請教寧遠,邊上的江世豪雖然裝著一副淡然的樣子,事實上卻在很認真的聽著,他也有些不信,古風林的師叔就真的一點門道都沒有,也報了一絲幻想,奈何聽了寧遠的話,算是徹底失望了,寧遠這話別說懂風水的,只要是腦子沒問題的,都說得出來,一點門道也沒有。

    一時間江世豪頓時把寧遠歸類到了關系戶的行列,認為寧遠輩分高,或許只是和古風林的長輩有關系,搞不好是私生子什么的,親生子也有可能。

    如此一來,他是頓時沒興趣了,率先進了飯店,早有飯店的管事應了出來,招呼道:“江總,歡迎光臨啊!

    江世豪隨意的擺了擺手道:“行了,客套話就免了,隨便開個包間,我們可是餓了!

    “江總請!睂Ψ讲桓业÷,急忙做了個請的姿勢,當前帶路,帶著江世豪和古風林寧遠幾人向樓上的包間走。

    這個飯店是一個看上去比較古樸的飯店,風格有些民國時期的風格,總共三層,沒有電梯,大廳迎面是一條木質樓梯,中間是個方形的天窗,一直通到樓頂,站在一樓就能看到樓頂的大吊燈,坐在二樓和三樓的邊上,就能看到一樓的大理石地板。

    大廳靠近樓梯的位置放著兩個瓷瓶,瓷瓶高46厘米左右,口徑很細,正打算上樓的寧遠看到這兩個瓷瓶,“咦”了一聲,然后又搖了搖頭,繼續邁步上前。

    他這個舉動雖然時間很短,不過還是被邊上的幾人看到,特別是那一聲輕“咦”,聲音不大,但是幾個人都聽到了,前面帶路的飯店經理見狀,客氣的問道:“這位先生可是看出了什么?”

    “沒有,就是乍一看這兩個瓷瓶,有些像是明代的青花瓷,細細一看才發現是贗品,不過這個仿制的也是個行家,手藝很不錯,應該是民國時期的仿品吧!睂庍h很是隨意的說道。

    他這么一說,除了古風林,江世豪和飯店經理都不由的睜大了眼睛,特別是江世豪,就像是第一次見到寧遠一樣,滿臉的吃驚。

    這一對仿制的青花瓷是贗品,有些常識的人都能判斷出來,這不需要什么見識,主要是這么大的青花瓷,除了故宮博物館,其他地方絕對不可能有,但是寧遠能一口說出這是民國時期的仿品,那絕對是不簡單。

    江世豪也不是第一次來這個飯店吃飯了,自然知道這一對青花瓷的來歷,雖說這不是真品,但是仿真度很高,又是民國時期的仿品,這一對青花瓷的價值也絕對超過百萬了。

    正是因為他清楚,被寧遠一口說破,他才非常吃驚,要知道,這看出仿制年代,比起辨別真偽的難度可是一點不小,要不是對這東西很了解,那是絕對看不出來的。

    這一對青花瓷仿照的是明朝宣德年間的工藝,而且體積比較大,明代宣德年間,屬于青花瓷的黃金時期,青花瓷是當時瓷器生產的主流,使用的青料,大多都是進口的鈷料,即所謂的“蘇泥勃青”,制作工藝很考究。

    而這一對仿品,用的也是同樣的原料,當時仿制的這位也確實是當時民間的一位制瓷高手,制作出來的時候讓不少行家都有些傻眼,幾乎可以亂真。

    要不是這種青花瓷體積太大,即便是明代生產的也比較少,確實可以亂真了,要是從專業的角度來看,絕對不容易辨認。

    江世豪頓時覺得自己看走眼了,急忙笑著向寧遠問道:“寧先生也喜歡古玩?”

    江世豪可是知道寧遠是古風林的師叔,之前因為年齡看輕寧遠,此時自然不敢再看輕了,別的尚且不論,單單寧遠有這個眼力,一眼辨別出這一對青花瓷,那就不是易于之輩。

    “還行,沒事喜歡研究這些!睂庍h淡淡的笑了笑道:“其實我對瓷器不是很在行,我最喜歡的還是玉石!

    “哈哈,我也喜歡玉石,改天倒是可以和寧先生請教切磋!苯篮篮呛且恍,一改之前的輕視,很是客氣的道:“寧先生請,我們先吃飯,等會兒帶您去我的新公司看看,哪里可是有不少古董的!

    “呵呵,好,我對古玩確實有些興趣!睂庍h點了點頭,也不客氣,和江世豪并肩而行,一群人上了二樓,來到了一間雅致的小包間門口。

    正打算進門,突然邊上一間包廂的房門打開,一位三十歲左右的青年踉踉蹌蹌的走了出來,仰著脖子大笑,笑聲很大,看上去好像遇到了什么開心事。

    原本眾人也沒在意,卻不曾對方的笑聲竟然沒有停下的意思,一直笑個不停,包間里面沖出兩個同樣年紀的青年,關切的問道:“秦少,您沒事吧!

    “我哈哈哈我高興哈哈哈!鼻嗄暌贿呅,一邊勉強的道:“哈哈哈,我我哈哈哈”一句話說不完,竟然一直笑著,好像是停不下來。

    江世豪這才看向青年,眉頭一皺道:“這不是秦家的老二嗎,怎么這個樣子?”

    站在江世豪邊上的寧遠也一直看著對方,突然眉頭一皺,嘆息道:“這是喜極開竅,若不控制,命不久矣!

    江世豪聞言一愣,詫異道:“寧先生也懂醫?”

    寧遠笑著點頭道:“我原本就是個郎中,看病才是我的老本行!

    “郎中!”江世豪頓時滿頭黑線,這也太撤了吧,一個郎中,竟然能一眼看出青花瓷的真偽,懂得那么多,看上去才二十歲出頭,真是

    PS:新書上傳,需要大家支持,求收藏,求推薦票,謝謝了。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街机捕鱼24小时上 城市波克棋牌 温州茶苑龙港麻将 美人捕鱼游戏 微乐长春麻将小鸡飞蛋 20选5开奖结果河北 2015年股市五月 云南麻将飞小鸡 最准平特一肖免费 快速赛车技巧规律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