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調教女王 > 第九十章 兵再多也不敢多出啊 (文字)

第九十章 兵再多也不敢多出啊 (文字)

    第九十章 兵再多也不敢多出啊.  可以這么說吧,本書絕對是集天下兵書之大成,而且更重要的就是,給軍事制度以及軍事改堊革指引了一條鮮明的方向,更對戰爭起源、戰爭根源、戰爭原因、戰爭本質、戰爭性質、戰爭目的、戰爭與相關因素的內在聯系、消滅戰爭的途徑及戰爭與革堊命、戰爭與和平的關系等觀點。它對認識和指導戰爭具有重要作用。

    甚至是把戰爭的本質也給描述得極為清楚,戰爭是敵對雙方為了達到一定的政堊治、經濟、領土的完整性等目的而進行的武裝戰斗。戰爭是統治者意志的體現。階級社會的戰爭,是用以解決階級、民族和民族、國堊家和國堊家、政堊治集團和政堊治集團之間矛盾的最高的斗爭形式。它是政堊治通過暴堊力手段的繼續,是流血的政堊治。

    嶄新的名詞,新穎而又恰恰如其份的論點,讀得這貨如醉如癡,嗯,不光是他,韓世諤與楊瓊也同樣對本公子的著作推祟倍至,當然,絕對是真心的夸獎,而不是像金三胖那般,在高壓統治之下,要求每個人都要說吹捧話,馬屁話。

    呃,好像跑題了,總而言之,韋云起屬于是那種文武皆能的家伙,只不過,不知道他能不能說出符合本公子心意的話來。

    “韋某以為,咱們應該出戰!表f云起想了想之后答道,不待那楊瓊以及韓世諤反對,他徑直解釋道;“以韓城縣區區一個小縣,不出戰,似乎也能讓人無話可說,不過有兩點!表f云起翹起了兩根手指頭!钡谝,雁門關之役,韓城縣出了兩千五百勁卒,以助天子脫困。而因此之功,天子特地恩準了韓城縣招募青壯為郡兵,也就是說,本縣至少可有三千郡兵……”

    韋云起的意思很清楚,當年既然天子被困雁門,韓城縣都出兵了,而今關中近在咫尺的五交城正處在危急關頭,難道我們能見死不救?

    而當初,楊廣的確沒有賞賜本公子多少物質獎勵,之所以本公子沒有太多的怨言,那就是楊廣恩準了本公子在韓城縣招募青壯入伍,當然是掛在馮翊郡的郡兵名下。

    只不過,以本公子堂堂國公之尊,自然韓城縣的郡兵不需要受馮翊郡太守的管轄。

    如果不救,那么就會有兩個問題,第一,天子如何看待?萬一有哪個不開眼的家伙跳出來彈劾本公子,嗯,這會非常危險,別的不說,光是把本公子調離韓城縣,本公子苦心經營了近三年光景的地盤,就等于是拱手讓出。

    我長嘆了一口氣之后掃了廳中諸人一眼道:“本公子真心的不舒服的那個把人當成了軍糧的迦樓羅王。把人當成軍糧,難道說,真要等到他把上郡攻破了,朝著我們進攻了,我才去發后阻攔嗎?”

    我站起了身來,沉聲喝道:“看著那些老百姓被這個畜生當成糧食,本公子看不下去,也不可能袖手旁觀!”

    這話讓方才還氣勢洶洶地三人全都息了火,而這個時候,袁天罡才緩緩開言:“對于軍略,袁某倒是不通,不過也覺得云起賢弟言之有理,如今天下將崩,公子在韓城縣養精蓄銳多時,也該動彈一下,至少,既讓天子安心,也能夠震攝韓城縣境內外的宵小之徒!

    “不錯,咱們是應該動一動了,咱們如今的兵馬,已經達到了兩萬之數,步、騎各萬名,但是,新參軍入伍者,一直未上過戰場,沒有經歷過戰場磨練的士兵是成不了精銳的。而且咱們出兵,正好收拾一下朱粲那個視百姓與草芥的混帳。省得那些叛軍成天在咱們韓城縣境外囂張跋扈,欺辱百姓!北竟狱c了點頭道。

    “既然公子有命,我等自當遵從,而今在攻打五交城與洛川縣的朱粲所部號稱十萬之眾,其實在與屈突通連戰數陣之后連十萬都不到了!表n世諤點了點頭,走到了房間的墻壁前掀開了幕布,露堊出了一張寬兩丈,高一丈的地圖,這正是關中的地圖,開始抄起了教鞭介紹情況。

    “而且,其部眾在某的眼中,完全就是烏合之眾,當初在終南山時,不過是憑著地利,據守要害之所,方使得屈突通不能盡全功!

    “而根據咱們收到的情報,朱粲所部,作戰全憑血性之勇,進退之間少有章法,記得朱粲最盛之時,有兵馬近十五萬眾,而今僅剩一半,可見,其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的地步,不然,昔日一日便可連破兩城的朱粲所部,怎么會這么輕易地被僅有四千郡兵守衛的五交城和三千郡兵守衛的洛川縣所阻攔住?”

    “當然,這里邊也有原因,那是因為關中之地,民風彪悼,我大隋勁卒多出關中,更何況劉迦論之變,使得關中風聲鶴唳,處處都在加固城防,操練青壯。朱粲來犯,兩地的軍民肯定是團結一以拚死抵御,不然,城破之后,怕是朱粲這樣的畜生,定會讓這兩城生靈涂碳。

    而朱粲連戰連敗,已然快到了末路之時,故爾斷尾求生,在終南山留下了一只人數大概在三萬的兵馬,意圖纏住屈突通的大堊軍,而其則率領主力六萬北上,妄圖破上郡治所五交城和洛川縣,以便再能聚嘯部眾,以御朝庭大堊軍。而今,屈突通在終南山一帶與朱粲留下的兵馬正在糾纏,只要把朱粲留下的斷尾盡數斬絕。到時候,屈突通之部北上之時,就是那朱粲斃命之日!

    “公子準各出多少兵馬?”韋云起看著那張相比起這個時代而言,精致到令人發指的地圖,不由得問道。

    “四個步兵營,一個騎兵營,大約兩千七百四十人。去歲之時,我出兵也是這么多,這一次出派這么多的兵馬,應該沒什么太大的問題!北竟用嗣掳驼f道!睏羁h丞,甲仗弓弩之物,可就要勞煩你了。另外還需要準各每位士卒二十天的干糧和草料……”

    “公子放心,最遲明日午時,便可分派到將士的手中!睏瞽傸c了點頭道!奔热还幽_定了,那下官這就去準各!睏瞽偤苁歉纱嗟拈W人去辦事去了。

    “韓城縣的士卒經歷過了北韓關守衛戰,又隨賢弟前往雁門關,已然經歷過了兩次次戰事。從雁門關之戰的表現來看,韓城縣的郡兵,足可稱之為精銳之師,又經歷了大半年的操練,想必比之當日,更勝一籌!表f云起撫著長須,頗有些無奈地道!笨上,若是兩千七百盡為精騎,我相信,以賢弟之智,以及世諤賢弟的領兵之才,收拾朱粲的烏合之眾,若推土雞瓦狗一般!

    我點了點頭,也同樣是一臉的為難!睕]辦法,為了不使朝庭猜忌,五百騎兵,已經是極限了,要是再多的話,不說楊廣,就算是那些朝庭重臣肯定也會在疑惑,本公子怎么可能養得起這么多的馬匹?而且,財物露白之后,說不定哪天楊廣一高興,要求韓城縣捐一些馬匹給朝庭,到時候,本公子哭都找不著地!

    “這倒也是!表f云起不禁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币砸豢h之力,出兵近三千人,已經很多了,再顯眼的話,韋某還真擔心當今天子,還有天子身邊的人哪……”

    “賢弟,此戰,請讓某同往之!表n世諤朝著我抱拳一禮說道。

    “世諤兄你這是……”本公子不由得一愣。這家伙想干嘛?要知道,現如今可還是大隋朝,你堊丫的在本公子跟前,就算是在韓城縣露臉都沒問題,但問題是出了韓城縣,萬一被熟悉的人看到,而這家伙又別有用心的話。

    本公子或許還能夠搪塞得過去,但是韓世諤這貨怕是又得扮流浪去烽煙四起的華夏大地上當流竄民工了。

    而韓世諤的解釋讓本公子不禁有些犯難,照這家伙的話說來就是他如今刻意地改變相貌,嗯,其實也就是這家伙故意地把胡須留得幾乎蓋住了大半個臉,再加經歷了隨楊玄感造反之時,喉堊嚨處受了創傷,說話的聲音也與過去很不相同。

    再說了,他之所以想去,為的就是去誅殺那些殘殺無辜者的殘暴叛軍,有啥子事,又或者是朝庭來人啥的,他肯定會避開不見,再說了,上了戰場,戴上面甲遮擋著,誰還認識誰?

    就算是親兄弟,除非會精神感應,不然別想從鐵皮罐子里邊猜出誰才是他的兄弟。

    “賢弟,世諤賢弟乃是名將之后,而且驍勇善戰,若是隨軍,當為得力臂助!表f云起也加入了勸說的隊伍。

    “行,不過,世諤兄在出征之時,一切可都得聽我的!北竟酉肓讼胫笠灿X得沒有什么妨礙,點了點頭之后說道。

    “這是自然,為兄定當尊奉賢弟為主將……”韓世諤大喜,連忙向著本公子長施了一札。而旁邊,韓雄、袁天罡還有韋云起全都眼巴巴地瞅著本公子,汗!

    “另外,韓縣尉,云起兄,怕是還要勞煩二位隨某從軍,至于袁先生您,這里只剩下楊縣丞一人,我實在是擔心他忙不過來,所以,希望我們不在之時,多多襄助楊瓊才是!蔽艺f到了最后,耳光落在了袁天罡的身上。

    袁天罡倒是對于不能隨軍出征有些失望,不過還是很痛快地答應了下來!惫硬槐厝绱,袁某定當好好襄助楊縣丞!((未完待續[   提供]。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創世首發』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阿根廷足球明星 幸运赛车全天计划 20选8概率多少 分分彩一期一计划软件 要玩股票怎么玩 pk10牛牛开奖 心水一点必中特猜生肖 优乐江西麻将 下载 如何在网络上赚钱 新手入门怎么玩股票